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法鼓文化出版:《中阿含研究》 Research on the Madhyama-āgama


2017.3.24 收到法鼓文理學院寄贈的英文書:《中阿含經研究論文集》 Research on the Madhyama-āgama.
法鼓文理學院從2012年起,大約每兩年辦一次「阿含經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計有 2012.4.20「增一阿含經研討會」、2013.10.18「長阿含經研討會」、2015.10.23「中阿含經研討會」,會後撰文學者將論文訂正增刪之後結集出版,眼看著就要到年度大戲「雜阿含經國際學術研討會」來了。
法鼓文理學院與法鼓文化公司應該是截至目前為止出版最多「巴利尼柯耶與漢譯阿含學術研究」專書的單位,出版的書計有:。

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體義伽他 4:流


此一組伽他在攝頌以「流」字代表,共三首偈頌。
《瑜伽師地論》卷17:
「云何苾芻多所住,越五暴流當度六;
 云何定者能度廣,欲愛而未得腰舟。
 身輕安心善解脫,無作繫念不傾動;
 了法修習無尋定,憤愛惛沈過解脫。
 如是苾芻多所住,越五暴流當度六;
 如是定者能度廣,欲愛而未得腰舟。」(CBETA, T30, no. 1579, p. 372, c29-p. 373, a5)

第一首偈頌如<表 1>,,,,,,,,,,,,,,,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體義伽他 3:貪欲


此一組伽他在攝頌以「貪」字代表,共五首偈頌。
第一首偈頌如<表 1>,
《瑜伽師地論》卷17:
「欲貪所摧蔽,我心遍燒然,
 惟大仙哀愍,為說令寂靜。」(CBETA, T30, no. 1579, p. 372, a24-26)
<表 1>
SN 8.4
Kāmarāgena ḍayhāmi, 
cittaṃ me pariḍayhati;
Sādhu nibbāpanaṃ brūhi, 
anukampāya gotamā.
SA 1214
貪欲所覆故,熾然燒我心,
今尊者阿難,為我滅貪火,
慈心哀愍故,方便為我說。
SA2 230
為欲結所勝,燋然於我心,
唯願為我說,除欲善方便。
瑜伽師地論
欲貪所摧蔽,我心遍燒然,
惟大仙哀愍,為說令寂靜。
菩提比丘英譯
I am burning with sensual lust, My mind is engulfed by fire,
Please tell me how to extinguish it, Out of compassion, O Gotama.
莊春江譯
我被欲貪燃燒,我的心被遍燒,
請出於憐愍告訴我熄滅的事那就好了,喬達摩!

從《雜阿含1214經》、《別譯雜阿含230經》與《瑜伽師地論》來看,第一句北傳均作「覆蔽、勝」,與《相應部8.4經》作「燃燒我 ḍayhāmi」不同,顯示南北傳的差異。第四句《雜阿含1214經》提到此首問偈是向「阿難」提問,《相應部8.4經》作「喬達摩 Gotama」,因為阿難與世尊同一親族,同樣姓「喬達摩 Gotama」。《瑜伽師地論》譯作「惟大仙哀愍」,似乎將此「喬達摩 Gotama」誤解為世尊。
第二首偈頌如<表 2>,
《瑜伽師地論》卷17:
「由汝想顛倒,令心遍燒燃,
 是故常遠離,引貪淨妙相。」(CBETA, T30, no. 1579, p. 372, a26-28)
<表 2>
SN 8.4
Saññāya vipariyesā, 
cittaṃ te pariḍayhati;
Nimittaṃ parivajjehi, 
subhaṃ rāgūpasaṃhitaṃ.
SA 1214
以彼顛倒想,熾然燒其心,
遠離於淨想,長養貪欲者。
SA2 230
起於顛倒想,能燒然其心,
淨想能生欲,應修不淨觀。
瑜伽師地論
由汝想顛倒,令心遍燒燃,
是故常遠離,引貪淨妙相。
菩提比丘英譯
It is through an inversion of perception, That your mind is engulfed by fire,
Turn away from the sign of beauty, Provocative of sensual lust.
莊春江譯
經由顛倒想,你的心被遍燒,
你要避開清淨的、伴隨貪的相。

此頌的第三與第四句應合併解釋:「(你)應遠離那會伴隨貪欲的淨相」,巴利「subha」有「乾淨的、美好的、幸福的」等意義,此字在本處經文應可解釋為「美妙的、美麗的」。「Nimittaṃ 相」,所以,《瑜伽師地論》譯作「是故(應)常遠離『能引貪的』淨妙相」。《雜阿含1214經》與《別譯雜阿含230經》將「Nimittaṃ 相」譯作「想」,因古代抄經常「想、相」混用,此一差異有可能不是譯者之誤。此處可以讀到《別譯雜阿含230經》的第四句應歸屬下一偈,也就是說,漏譯了「應遠離相」,而只譯出三句。
第三首偈頌如<表 3>,
《瑜伽師地論》卷17:
「汝當修不淨,[1]常定於一境,
 為貪火速滅,數數應澆灌。」(CBETA, T30, no. 1579, p. 372, a28-b1)
[1]常=當【宋】【元】。
<表 3>
SN 8.4
Saṅkhāre parato passa, 
dukkhato  ca attato;
Nibbāpehi mahārāgaṃ, 
 ḍayhittho punappunaṃ.
SA 1214
當修不淨觀,常一心正受,
速滅貪欲火,莫令燒其心。
SA2 230
應修不淨觀,獨處而坐禪,
速滅於貪欲,莫數受燒然,(當觀察諸行)。
瑜伽師地論
汝當修不淨,常定於一境
為貪火速滅,數數應澆灌
菩提比丘英譯
See formation as alien, As suffering, not as self,
Extinguish the great fire of lust; Don’t burn up again and again.
莊春江譯
你要看行為相異的、是苦的,不要當作我,
你要熄滅大貪,不要一再地被燃燒。

從<表 3>看來,此頌的前兩句漢譯(《雜阿含1214經》、《別譯雜阿含230經》、《瑜伽師地論》)與巴利偈頌(《相應部8.4經》)不同。在巴利《長老偈》(編在《小部》)此兩句是目犍連所說的句子,編號為 Th 1160-1161. 這應該是差異的主要原因。《瑜伽師地論》第四句「數數應澆灌」與其他版本的「不要一再地被燃燒」不同。
第四首偈頌如<表 4>,
《瑜伽師地論》卷17:
「觀非妙諸行,為苦為無我,
 亦繫念於身,多修習厭離。」(CBETA, T30, no. 1579, p. 372, b1-3)
<表 4>
SN 8.4
Asubhāya cittaṃ bhāvehi, 
ekaggaṃ susamāhitaṃ;
Sati kāyagatā tyatthu, 
nibbidābahulo bha.
SA 1214
諦觀察諸行,苦空非有我,
繫念正觀身,多修習厭離。
SA2 230
當觀察諸行,無常無有樂,并及無我法,
安心念此身,多厭惡生死。
瑜伽師地論
觀非妙諸行,為苦為無我,
亦繫念於身,多修習厭離。
菩提比丘英譯
Develop the mind on foulness, One-pointed, well concentrated;
Apply your mindfulness to the body, Be engrossed in revulsion.
莊春江譯
你要以不淨修習心,一境、善入定,
你要有已達身的正念,熱心於厭。

從<表 4>看來,《雜阿含1214經》第二句「苦空非有我」的「空」字不見於其他版本。《別譯雜阿含230經》第三句「安心念此身」不能按照字面理解:「安心」對應「Sati」,必須解釋作「具念」。「念此身」對應「kāyagatā」,必須解釋作「修習身念住」,而非「顧念此身」。我們可以看出漢譯第三、第四兩頌的前兩句與巴利《相應部8.4經》第三、第四兩頌的前兩句相反。
第五首偈頌如<表 5>,
《瑜伽師地論》卷17:
「修習於無相,壞慢及隨眠,
 由於慢現觀,當證苦邊際。」(CBETA, T30, no. 1579, p. 372, b3-4)
<表 5>
SN 8.4
Animittañca bhāvehi, 
mānānusayamujjaha;
Tato mānābhisamayā, 
upasanto carissasī.
SA 1214
修習於無相,滅除憍慢使,
得慢無間等,究竟於苦邊。
SA2 230
修習正智慧,除七慢結使,
若知斷慢已,苦則有邊際。
瑜伽師地論
修習於無相,壞慢及隨眠,
由於慢現觀,當證苦邊際。
菩提比丘英譯
Develop meditation on the signless, And discard the tendency to conceit.
Then, by breaking through conceit, You will be one who fares at peace.
莊春江譯
你要修習無相,捨棄慢煩惱潛在趨勢,
其後,以慢的止滅,你將寂靜地行。
版主翻譯
你應修習無相,捨斷慢使,
其後,由慢無間等,你將平靜地於世間遊行。

第四句,漢譯「當證苦邊際」,與巴利《相應部8.4經》「你將平靜地於世間遊行」不同。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陳世明:「上古漢語@台灣」


陳世明:「上古漢語@台灣」
我不知道陳世明先生是否擔任「文字學」教授,或者受過哪些「文字學」訓練,是否對甲骨文字、鐘鼎文字、秦簡、楚簡、漢簡等簡帛文字有深入研究。整體來說,指斥西漢末年的楊雄《方言》寫錯字、白字,這是駭人聽聞。
我舉個例子來說,就像是中國宋朝時候的禪師去指責阿難所傳的是「誤解的佛法」。
我們舉陳世明先生的第一例,「黨、曉、哲,知也」。他認為「哲」字是錯字,應該寫作「徹」字,我們看《說文》:「哲,知也。」楊雄沒錯(《方言》成書在西漢末年(西元前 25年?),《說文》成書在東漢(西元 101年?))
至於「徹」字,則為「通」,不是通曉的「通」,而是「貫穿」的「通」,
《左傳,成公十六年》:「養由基蹲甲而射之,徹七札焉。」,這是射穿。
《詩經,小雅,十月之交》:「徹我牆屋」,「徹」,拆毀、毀壞。
《詩經,豳風,鴟鴞》:「徹彼桑土,綢繆牖戶」,「徹彼桑土」,拆毀、剝取桑樹的樹皮。
所以說西漢楊雄寫錯字,這是沒有字學根據。至於說《方言》「黨、曉、哲,知也」,「黨」字應作「懂」字,這要責備陳世明先生「不識字」了《說文》未收「懂」字「懂」字在唐末的禪師語錄才出現,宋朝《廣韻》說「懵懂,心亂」,這是「不知」而不是「知」。
大抵談「字音」、「字義」,首重「書證」,不能「想當然爾」地自由心證。

體義伽他 1:是「虛空」還是「虛偽」?讀〈有偈品〉與〈八眾誦〉


早期閱讀數遍《雜阿含經》,每次讀到相當於〈有偈品〉與〈八眾誦〉的篇章,總是一目十行、過目即忘。讀不出其中的教導,也抓不住每首偈頌的意涵,活像咀嚼一塊橡膠毫無滋味。
近年來,藉用對照閱讀的方法,才讀得津津有味,也引發了一些議題。我先介紹幾個問題點。
首先我們看一下印順導師《雜阿含經論會編》下冊 274-280頁(「雜阿含經讀書會」裡幾乎不帶大家閱讀下冊,導讀師兄看到就怕,不知從何講起),《雜阿含經論會編》的編號是 1382-1387經,《大正藏》編號是 1270-1273經,這四部經都重複了一首偈頌:「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 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我們發現《會編》的標點符號跟《大正藏》不同。《大正藏》是「五言六句」,《會編》則標作: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 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明法比丘《雜阿含經注》的標點與《會編》相同。)
版主在下敝人我,對偈頌的標點主張是句內不作標點,所以,《會編》可以簡省作這樣的標點: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 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CBETA的標點是作:
「其心不為惡,  及身口世間,
 五欲悉虛空,  正智正繫念。
 不習近眾苦,  非義和合者。」(CBETA, T02, no. 99, p. 348, c29-p. 349, a2)
《佛光藏》的標點是作: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
 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
 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王建偉、金暉《雜阿含經校釋》的標點是作: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
 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
 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CBETA的標點將一首偈頌標點作兩首(或者說是1.5首?)是不恰當的。
《會編》與明法比丘《雜阿含經注》的問題點是「世間」該歸屬上一句還是下一句?
 從以下的列表對照,顯然是歸屬上一句,而且是應該兩句並作一句解釋。也就是說,「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意為「在任何一切世間中,不應該以身、語、意作惡」,「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的「五欲」對應「Kāma」,漢譯一般將「Kāma」譯作「五欲功德」(《雜阿含211經》:「五欲功德」(CBETA, T02, no. 99, p. 53, a29)),而將「tahā」譯作「貪欲、欲貪」,「正智」對應「sampajāno」,應譯作「正知」(古代抄經「知、智」混用是常態),如《雜阿含381經》:「正念正知」(CBETA, T02, no. 99, p. 104, b11)。「五欲悉虛空,正智正繫念」意為「捨斷諸欲而具念、正知」。
《雜阿含1273經》卷48:「五欲悉虛[1]偽」(CBETA, T02, no. 99, p. 350, a21)[1]偽=空【明】。此句為「Kāme pahāya」,意為「捨斷五欲」,所以《瑜伽師地論》譯作:「由念正知離諸欲」(CBETA, T30, no. 1579, p. 370, a12),既不是漢字的字面意義「虛偽」,也不是「虛空」。



SN 1.20, 1.40
Pāpa na kayirā vacasā manasā,
Kāyena vā kiñcana sabbaloke;
Kāme pahāya satimā sampajāno,
Dukkha na sevetha anatthasahita.
SA 1274
其心不為惡,及身口世間,
五欲悉虛偽,正智正繫念,
不習近眾苦,非義和合者。
SA2 272
口意宜修善,不應造眾惡,
身不以小惡,加害於世間;
觀欲性相空,修於念覺意,
若自不樂苦,莫作損減業。
瑜伽師地論
於身語意諸所有,
一切世間惡莫作,
由念正知離諸欲,
勿親能引無義苦。
菩提比丘英譯
One should do no evil in all the world, Not by speech, mind or body,
Having abandoned sense pleasures, Mindful and clearly comprehending, One should not pursue a course, That is painful and harmful.
莊春江譯
在任何一切世間中,不應該以身、語、意作惡,
捨斷諸欲後,有念、正知,不應該親近伴隨苦與無利益的。

接下來的問題是,《雜阿含1271經》卷48:「四句[6]法經」(CBETA, T02, no. 99, p. 349, a25-26)[6]法經=經法【宋】【元】【明】【聖】。這是指哪四句?
《別譯雜阿含270經》卷14:「我今欲演四句之法」(CBETA, T02, no. 100, p. 468, c15-16),《別譯雜阿含270經》經中說的是
「口意宜修善,  不應作諸惡,
 身不以小惡,  加害於世間。
 觀欲空無實,  修於念覺意,
 若自不樂苦,  莫作損減業。」(CBETA, T02, no. 100, p. 468, c18-21)
顯然「加害於世間。」的句號應該改成逗號,這八句成為一首偈頌而不是兩首。


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向元亨寺及元亨寺版《漢譯南傳大藏經》致敬


向元亨寺及元亨寺版《漢譯南傳大藏經》致敬。
1. 元亨寺版《漢譯南傳大藏經》仍然是當今唯一巴利三藏的完整漢譯本,這樣的法供養非常殊勝。
2. 元亨寺版《漢譯南傳大藏經》無酬提供 CBETA 編入「CBETA 電子佛典集成」免費流通,這樣的法布施非常殊勝。
3. 元亨寺自1987年成立「漢譯南傳大藏經編譯委員會」,聘請旅居日本的吳老擇居士為總編輯,1990-1998陸續發行70冊,完成全輯的出版,歷時12年,耗資台幣億元以上,弘大願、成大功,成果令人讚嘆。
4. 元亨寺版《漢譯南傳大藏經》仍然是目前唯一將各本的譯者列名的完整套書,立下學術出版的典範,令人欽佩、讚揚。

目前對此套《漢譯南傳大藏經》的評語有:
1. 譯文不夠準確,偶有誤解巴利經文的情況。
2. 譯文不夠流暢,時有不通順的文句,甚至有些譯句不像當代中文。
3. 譯文倚賴日文版《南傳大藏經》之處,交待不清,有學者以為漢譯是譯自日文版《南傳大藏經》,而非總編輯所稱之「直接譯自巴利經典」。

我們回顧1881年英國成立巴利聖典協會(Pali Text Society),其後陸續將巴利三藏及其注釋書以羅馬字母排印出版,稍後也請學者進行英譯「巴利三藏」。
有些英譯經典已經進行第二譯、第三譯。如同巴利聖典協會(Pali Text Society) 前會長諾曼博士(Dr. K. R. Norman)所言:「目前巴利聖典協會的重要工作是:未翻譯的文獻趕快進行翻譯,已經翻譯、出版的文獻趕快進行再譯。」
如果我們檢驗 PTS 的第一次英譯本,漏譯、誤譯也有相當數量。經典的翻譯本來就不可能一次譯到完美無缺,而是要經過幾代人的努力,一譯、再譯、三譯、四譯,希望後後勝於前前,由前代學者當墊背,把後代學者頂向雲端。所以元亨寺版《漢譯南傳大藏經》出現的瑕疵根本無需掩飾,而是要人懷想元亨寺版在萬難交集的情況之下,破天荒地完成整套《漢譯南傳大藏經》。
在此,向元亨寺及元亨寺版《漢譯南傳大藏經》致敬、致謝,謝謝他們無私的奉獻,幫台灣佛教界、華語世界與世界佛教留下一部珍貴的漢譯文獻,讓無法流暢閱讀巴利、英譯經典的學佛者可以望見另一套佛教寶庫,讓下一棒的《漢譯南傳大藏經》譯者有一個有待超越的標竿。

法友飛鴻 222:AN 2.51 為不解故不集會,到底集會了沒?


《增支部》〈二法集〉第10經:
「諸比丘!於此世中,有諸比丘,提起法或非法之諍,彼等既提其諍而不互相作解,為不解故不集會,又不深慮,又為不深慮故不集會,彼等無解力、無深慮力、不欲解決,將彼諍,由勢力與執取而固執,並謂唯此為真,其他即偽。如此〔諸比丘所居〕之會眾,諸比丘!是謂說非法會眾。」(CBETA, N19, no. 7, p. 102, a14-p. 103, a3 // PTS. A. 1. 75 - PTS. A. 1. 76)
如果「為不解故不集會、不深慮,又為不深慮故不集會」,那這樣算集會嗎?(菩提比丘英譯版[已提供如上]並無此解)
推敲前段如此處理,可能是為了與下段「說法會眾」中之「為欲解故而集會。又使之深慮、為欲深慮故集會」平行對比,但還是覺得那部份的邏輯怪怪的.....
按「彼等既提其諍而不互相作解」,大家應該是已經聚會,然後提到爭議看法。接著因爭議、難互相作解、又互不深慮,因此不歡而散、就不再聚會?[若按菩提比丘的譯法,似乎應該是在同一場聚會?] 但這樣是「說非法會眾」嗎?
但如這樣解,這表示後段的「說法會眾」應是兩次聚會? 第一次同上,大家在聚會時提起爭議,但該次聚會未解決此爭議,然後大家「為欲[相互作]解[,]故而[再次]集會」、「為欲深慮[,]故[再次]集會」?
想想,釐清這個或許有助於修習者,碰到大眾諍論時,有正確的應對處理之道?
若有誤解,還法友們不吝指正。感謝!
               Yishou       2017/3/18     23:39
================
Yishou 法友:
此經在莊春江老師譯文為: 「比丘們!什麼是不如法說的團體呢?比丘們!這裡,那個團體中的比丘們合法或非法地拿起諍訟,拿起該諍訟後,他們彼此不信服,不走向和解,[彼此]不同意,不走向和睦,他們無和解力、無和睦力、不遣捨己見,剛毅地執取、執著該諍訟而說:『這才正確,其它都錯。』比丘們!這被稱為不如法說的團體。」
關則富老師譯文為: 「什麼是非法而說的會眾?在這世上,若有一會眾,其中的比丘們提出諍訟,或如法或非法。他們提出那諍訟後,既不互相勸解,也不達成和解,既不審察,也不接受審察。由於缺乏和解力與審察力、他們放下執著而商議,不堅持、頑固地執取那諍訟而宣稱:『唯此是真,其餘是假。』這稱為如法而說的會眾。」(AN 2.51) 

 我們將經文的翻譯對照如下:



關則富老師譯文
「元亨寺版」譯文
什麼是非法而說的會眾?
諸比丘!云何為說非法會眾耶?
在這世上,若有一會眾,其中的比丘們提出諍訟,或如法或非法。
諸比丘!於此世中,有諸比丘,提起法或非法之諍,
他們提出那諍訟後,既不互相勸解,也不達成和解,既不審察,也不接受審察。
彼等既提其諍而不互相作解,為不解故不集會,又不深慮,又為不深慮故不集會,
由於缺乏和解力與審察力,他們不放下執著而商議,堅持、頑固地執取那諍訟而宣稱:『唯此是真,其餘是假。』
彼等無解力、無深慮力、不欲解決,將彼諍,由勢力與執取而固執,並謂唯此為真,其他即偽。
這稱為非法而說的會眾。
如此〔諸比丘所居〕之會眾,諸比丘!是謂說非法會眾。

可以讀出莊春江老師翻譯的「他們彼此不信服,不走向和解」,關則富老師譯作既不互相勸解,也不達成和解」,這在元亨寺版譯作令人困擾的「為不解故不集會」。

菩提比丘的英譯為「they do not persuade one another, and do bot allow themselves to be persuaded 他們既不彼此勸服,也不接受他人勸服」。對照巴利經文「Te taṃ adhikaraṇaṃ ādiyitvā na ceva aññamaññaṃ saññāpenti na ca saññattiṃ upagacchanti」的「saññāpeti 勸解(動詞)」與「saññattiṃ 勸解(名詞)」,顯然元亨寺版《增支部》將此一「upagacchanti 著手進行、達成」誤譯為「集會」。
所以經文談的是「(他)既不去勸解別人,也不接受別人勸解」,沒有「集會」或「不集會」的問題。
=============
覺得好奇怪......為何不能將一些問題反應給元亨寺,請他們斟酌比對後適度修改、並提出修訂版?畢竟重譯需要相當的人力及資源。

此外,若讀一部經,要同時比對很多版本,若非做版本比較或小學研究之類者,對一般讀經者來說,還真是不太容易、容易令人打退堂鼓呢.

另,讀到「不到欲的不應該行處」這句(還有yifertw法友之前引到部份莊老師的譯文用字),在不懂巴利文的狀況下,若學長沒有補充後面的反過來看解說(或yifertw法友沒有提供關老師對照版),說實話,看不懂這句直譯的中文意思 ......感覺莊老師已經是白話解說,但居然看不太懂白話文......而且這還不像碰到文言文字義不清時,可查辭典解釋。實在令人挫折啊!crying 😢

好像最後還是得學巴利文......

祝 福慧增長!
  
  yishou - 2017/03/19 - 17:46 2017年3月19日 下午6:26
==========
我也是認為元亨寺的譯本不好,不過用改的會改不完,除非是肯定有寫錯的,否則就建議不去動它比較好。許多人都認為寧願重譯,也不要去改它的版本。:)

那句依莊春江居士的網頁來看,原文是這句

na chandāgatiṃ gacchanti

莊老師大概就是直譯,「不到欲的不應該行處」 , 所以反過來看也合理,「這是欲的行處所以不應該去」,元亨寺的「
為欲故不行非道」大概就接近這個意思吧。

heavenchou - 2017/03/19 - 15:54

2017年3月19日 下午6:32

法友飛鴻 221:無憍甘露跡,《增一阿含10.4經》


通常結尾偈語會摘要佛陀或尊者前面的說法。而此經結尾偈語中提到「憍」、「慢」,但全經只有說到「放逸」/「不放逸」,不知請問此經經文是否有闕漏,或其它?
《增一阿含10.1經》
[0563c11] 聞如是:
[0563c11]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563c12]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修行一法,當廣布一法;修行一法,廣布一法已,便得神通,諸行寂靜,得沙門果,至泥洹界。云何為一法?所謂無放逸行。云何為無放逸行?所謂護心也。云何護心?於是,比丘!常守護心有漏、有漏法,當彼守護心有漏、有漏法,於有漏法便得悅豫,亦有信樂,住不移易,恒專其意,自力勸勉。
[0563c19] 「如是。比丘!彼無放逸行,恒自謹慎。未生欲漏便不生;已生欲漏便能使滅;未生有漏便不生;已生有漏便能使滅;未生無明漏便不生;已生無明漏便能使滅。比丘於彼無放逸行,閑靜一處,恒自覺知而自遊戲,欲漏心便得解脫,有漏心、無明漏心便得解脫。已得解脫,便得解脫智,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復受有,如實知之。」
[0563c27]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無憍甘露跡, 放逸是死徑;
 無慢則不死, 慢者即是死。
[0564a01] 「是故,諸比丘!當念修行無放逸行。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
祝 福慧增長,得法眼淨!

   2017/03/19 - 00:08 — yishou

==========
Yishou 法友:

首先,這首偈頌是《法句經》的〈放逸品〉第一頌:
我列表如下:


經號
偈頌
梵文《法句經》(Udānavarga)Uv 4.1
apramādo hy amṛtapadam pramādo mṛtyunaḥ padam |
apramattā na mriyante ye pramattāḥ sadā mṛtāḥ ||
不放逸是甘露道,放逸是死徑,不放逸者不死,那些放逸者常死。
巴利《法句經》,Dhp 21
Appamādo amatapadaṃ, pamādo maccuno padaṃ;
Appamattā na mīyanti, ye pamattā yathā matā.
不放逸是不死路,放逸是死路,不放逸者不死,放逸者就像死了一樣。
《法句經》〈放逸品 10(CBETA, T04, no. 210, p. 562, b21-23)
戒為甘露道,放逸為死徑,
不貪則不死,失道為自喪。
《出曜經》卷5〈無放逸品 4(CBETA, T04, no. 212, p. 636, c29-p. 637, a1)
戒為甘露道,放逸為死徑,
不貪則不死,失道為自喪。
《法集要頌經》〈放逸品 4(CBETA, T04, no. 213, p. 779, a1-2)
戒為甘露道,放逸為死徑,
不貪則不死,失道乃自喪。
《增壹阿含10.1經》(CBETA, T02, no. 125, p. 563, c28-29)
[10]憍甘露跡,放逸是死徑;
無慢則不死,慢者即是死。
[10]憍=慢【宋】【元】【明】。
《增壹阿含35.4經》(CBETA, T02, no. 125, p. 699, b17-18)
戒為甘露道,放逸為死徑,
不貪則不死,失道為自喪。

可以看出 T210《法句經》、T212《出曜經》與T213《法集要頌經》譯文幾乎完全相同,極可能是後兩者沿用第一本 T210《法句經》的翻譯而未另譯。
反觀《增一阿含10.1經》的譯文,可以看出第一句是「無憍甘露跡」,與前三者「戒為甘露道」不同。《增一阿含經》譯於西元398年(初譯為西元384年); T210《法句經》約譯於西元224年, T212《出曜經》譯於西元399年,與T213《法集要頌經》譯於西元985年,《增一阿含經》的譯者確定是重譯此頌。
《增一阿含經》第一句譯作「無憍甘露跡」(或「無慢甘露跡」),可以理解作譯者為了避免用字重複,而把「不放逸」譯作「無憍」、「無慢」。所以,沒有你所提的疑慮。
至於前三者第一句譯作「戒為甘露道」,譯者支謙見到的文本可能真的是「sīla 戒」,也有可能是「避免用字重複」,而譯作「戒」。我個人的判斷是:支謙見到的文本可能真的是「sīla 戒」。
關於「攝頌」與「結頌」,「攝頌」位於「經末套語:信受奉行(『流通分』)之後」,整首「攝頌」不句有任何完整的意思,只是誦經的「提詞」,用來幫助記憶。
「結頌」分兩種,一種是「重說經意」,如《雜阿含1307經》卷49:「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未曾遠遊行,  而得世界邊,
 無得世界邊,  終不盡苦邊。
 以是故牟尼,  能知世界邊,
 善解世界邊,  諸梵行已立。
 於彼世界邊,  平等覺知者,
 是名賢聖行,  度世間彼岸。」(CBETA, T02, no. 99, p. 359, b13-19)
另一種則是,「偈頌為經文的主體,其他文字僅僅是用來解釋此一首偈頌,或者是將偈頌附上一些『背景』」。此處《增一阿含10.1經》就是這種文體。
同時,我們也可以讀到,《增一阿含35.4經》實際上是沿用T210《法句經》的翻譯, 《增一阿含經》在〈10 護心品〉已經自行翻譯了,為何《增一阿含35.4經》要承襲別人的譯文?這是「一詞多譯」的議題,請參考:(https://www.academia.edu/26539267/Reflections_on_diverse_renderings_of_an_Indic_word_2016_%E4%B8%80%E8%A9%9E%E5%A4%9A%E8%AD%AF_%E7%8F%BE%E8%B1%A1%E7%9A%84%E7%9C%81%E6%80%9D)
關於「攝頌」,我另外再作解釋。
                              Yifer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