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5日 星期一

大學時候舒衡哲(Vera Schwarcz)教授的一些教誨

P1140545

以下引自「豆瓣網」《小名同學的日記》

http://www.douban.com/note/288246377/?start=0&post=ok#last

大學時候舒衡哲(Vera Schwarcz)教授的一些教誨

2013-07-14 13:48:54

大學時期,恩師舒衡哲教授給我了一些建議,她是非常有智慧的人,我覺得非常受用,跟大家分享一下。不過有些東西因為都已成習慣,可能反而想不起來,就說些我能記起來的吧。

1)看書之後馬上寫點東西,那怕是極不成熟的「胡言亂語」。

她說:「每天一千字,一個月就是三萬字。」我寫畢業論文的時候,每周在她的辦公室,喝著她的中國茶,極其奢侈地跟她談一個半小時。(我後來在B大學的時候,每學期在上課時間以外跟導師都見不著幾次面。因為老師非常忙,每次見面也見不了多久,最多半個小時。事先發過去的論文,老師很多時候都沒有時間讀。就非常懷念舒衡哲老師。)但是舒老師的條件是談話前一天晚上必須發給她我寫的東西,無論多少。不交東西就不見面。見面的時候,她從來不直接指出我那裡不對,而只是向我提問題,然後根據我的遺漏給我看書單。她甚至有時候自己花錢從亞馬遜買了给我,並在書的扉頁上寫上非常激勵人的話,真的令人感動。現在想想我當時的看法都相當幼稚,還不害臊地交給她看。但是每周跟她聊天,真的受益匪淺,視野開闊了許多。我的畢業論文可以說就是這些「千字文」拼起來的。

2)房間裡一定要放一些有生命的東西。

她開玩笑說「風水」非常重要,房間裡不能只是電腦和故紙堆。只要是有生命的花花草草都可以。她經常讓系裡的秘書給她買最便宜的可以堅持兩個星期的花,擺在她的辦公室裡。她在系裡給我一間研究室,讓我存放資料和寫論文,如果她路過發現我房間「風水」不好,就馬上給我端個花盆來。我在農場長大,不會種花草,只會種菜插秧從事生產勞動。花什麼的進了我的房間就活不了太久,比較愧疚。不过學術是個比較孤獨的事情,有花有草真的心情比較舒暢。日文有個詞叫「氣氛轉換」,也就是這種效果吧。當然有個寵物更好,但是寵物和資料水火不相容。我有個同學的貓有一次跳到鍵盤上竟然按了Ctrl-Alt-Del, 徹夜所作洋洋萬言,頃刻間灰飛煙滅,可不信「苛貓猛於虎」哉!?
注:有的同學說:「難道我不是有生氣的嗎?」,我覺得挺歡樂的。

3) 一定要定期做運動。

她說無論多忙一個星期至少去一次健身房。這個其實我根本沒有做到,只是偶爾打打籃球。說起來,學校的籃球場由內到外排開有三套籃筐,實力是由強到弱。最裡面基本上是黑人,中間是白人和墨西哥裔,最外面是留學生,猶太人,和一些文藝青年。(笑)我們有時候會跑到最裡面跟黑人挑戰,基本上結果就是被虐。被虐之後就小聲用英文或者大聲用中文發點牢騷,然後就去打我天朝強項乒乓球和羽毛球了。

4)要學說不。

雖然這個是針對我個人的,但是我覺得對很多人可能都適用。我屬於很好說話型的。所以我想成為的學謙虛的大好人教授,但是對很有主見、性格棱角很强強的教授有一種不可及的仰視感,比如說導師舒衡哲教授。她覺得我給别人幫忙太多了,打工也太多,就自己告訴系裡的人盡量不要找我,然後提高了我給她做研究助理的工資。並告訴我說,我的時間是有限的,要學會拒絕。"You have to learn to say no." 其實這個東西我覺得就是人的本性,雖然她說了很多次,我还是沒能有什麼明顯的改變。有時候說了不,後來又後悔了。真是沒辦法。(笑)但是她這句戳中我要害的話,我一直記著。不過我每次到國內反而感覺到很多人yes說得不够多。

5) 在學校甚至是學術和生活之間一定要選擇生活。

我覺得這可能是她說過的話裡面最重要的。她碩士是在Y大學讀的,讀得挺好,但是後來因為個人問題,申請在S大學讀博士,雖然她更喜歡Y和在Y的導師。她非常優秀,所以博士讀完後,碩士導師大名鼎鼎的Arthur F. Wright,在教職選考的時候,竟然在自己的博士生和她之間優先推介了她。搞學術的人會常常遇到這種問題。比如說和生活伙伴的學校不一樣,或者生活环境和學校排名之間有矛盾。她的這些話指引我度過了許多困境。她一直有點排斥H大學,她覺得H大學太無聊了,讓我一定到西岸去,甚至在我決定去B大學的時候,她說另外一個大學更好,就因為學校在海邊,可以去沙灘。她就是典型的詩人氣質,覺得學校排名什麼的都沒有太大意義。當然,這也不是讓大家去風景區讀書的意思,就是說略有取捨吧。

1 則留言:

Hanching Chung 提到...


收入
http://hcbooks.blogspot.tw/2009/08/blog-post.html
舒衡哲 Vera Schwarcz 《鸣鹤园》《說真話的日子不多了》/《小名同學的日記》: 大學時候舒衡哲(Vera Schwarcz)教授的一些教誨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