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飯春、飯春花、端午節香包、收涎餅






農曆過年期間,會在「發粿」、「米飯」上面插了「飯春」(又稱「飯春花」、「春仔花」),擺到祖先牌位前祭拜祖先。



端午節不分男童、女童,兒童配戴香包。


嬰兒周歲(度晬 too7-tse3)以後,母親或祖母會爆出來見長輩或鄰居,會用紅繩串七到十個薄的牛舌餅,掛在嬰兒脖子上。長輩見到,會摘下一片餅,作勢在嬰兒嘴邊來回劃兩三下(餅並未真的碰到嬰兒的臉頰),說聲「收瀾,收乎焦焦。siu1-luann7, siu-hoo1-ta1-ta1」,意思是「收口水(瀾、涎),收得乾乾淨淨(ta1-ta1)」,嬰兒小嘴沒吃東西時不再流出口水。長輩或鄰居作完此一動作,必需在嬰兒衣服塞一個紅包,摘下的餅可以自己食用,或分給旁邊的兒童吃。彰化見到的是用牛舌餅,我沒見到過照片所用的圓圈餅。

兒童唸歌:「彰化香蕉」

「蘇格拉底的貓」店外的貓
「蘇格拉底的貓」店中,同學拾獲用紙箱寄養的幼貓

上個月在清華大學「蘇格拉底的貓」買了一本《台灣囝仔歌》,訂價 150元,當天餐廳高朋滿座,老版本人親自端盤子沿桌送菜,沒時間理我,隨便說一聲 35元,要我自己投入錢筒;多不退、少亦不補。
李赫《台灣囝仔歌》,台北縣永和市稻田出版社,1991年出版。
書中的囝仔歌(gin2-ah-kua1)讓我大開眼界;不過,有些字用得不合理、十分勉強。
142頁收錄了一首「彰化香蕉」,連我這個彰化人也沒聽說過,可見作者李赫苦心蒐羅。
彰化香蕉
彰化香蕉十二欉,天公姆仔做媒人,
做何位?做竹篾仔街,坐轎騎馬來巡街。
土地公,聽我說,今年二十八,
好花著在枝,好子著來出世。
何時要搬戲?四月四,
搬什麼戲?三獻三界字,
火把十六支,豬羊自己飼。
閹雞古,三斤二,
草仔枝,做鬢插,蕃薯箍,木屐塔,
蕃薯簽,紅指甲。 
---------------
版主註解:
1. 彰化:舊名「半線 puann3-suann3」,和美的古名是「和美線 ho5-bi2-suann3」,可能此處平埔族人稱地名都加一「-suann3」。彰化:tsioon1-hua3,但是也有少數人讀作 tsiang1-hua3
2. 香蕉:台語有三種讀法:「kin1-tsio1」、「kim1-tsio1」,但是不讀作「phang1-tsio1」。日治時代寫作「芎蕉」。
3. 欉:tsang5,樹木一棵稱為一欉。
4. 彰化香蕉十二欉:tsioon1-hua3-kin1-tsio1-tsap-li7-tsang5
5. 姆仔:「m2-ah」,伯母。
6. 做媒人:「作媒人 tso3-bue5-lang5, tsue3-mue5-lang5」。
7. 天公姆仔媒人: thinn1-koon1-m2-ah-tso3-bue5-lang5
8. 做何位,通常寫作「作叨位 tso3-to1-ui7」,對象是「哪一地方的人」?
9. 做竹篾仔街,寫作「作竹篦街 tso3-tek-bi7-ke1」,「竹篦街彰化市地名,在今日彰化市中正路上,從南而北,分別是「火車頭 hue2-tshia1-thau5」、「北門口 pak-mng5-khau2」、竹篦街 tek-bi7-ke1」、「車路口 tshia1-loo7-khau2」、「仔尾 tshi7-ah-bue2」。
竹篦街 tek-bi7-ke1」有七八家竹器店緊鄰,用來搭鷹架、搭臨時帳棚、竹桌椅矮凳、竹錢筒等等各類用具。
10. 坐轎騎馬來巡街:應作「坐轎騎馬來繞街 tse7-kio7-khia5-be2-lai5-se7-ke1」,「繞街 se7-ke1」或寫作「踅街 se7-ke1」,意思兼有「遊街、閒逛」之意。
11. 土地公:thoo2-ti7-koon1
12. 聽我說:應作「聽我講 thiann1-gua2-koon2」
13. 今年二十八:kin1-ni5-li7-tsap-bue7 我今年二十八歲
14. 好花著在枝: ho2-hue1-tio7-tsai7-ki1花應該開在枝上 
15. 好子著來出世: ho2-kiann2-tio7-lai5-tsut-si3 好兒子應該要出生,意即「該趁適當的時候生兒子」。
16. 何時要搬戲: ho5-si5-beh-puann1-hi3 什麼時候要(請戲班來)演戲? 台語稱「演戲」為「搬戲」。
17. 四月四:si3-gueh-si3,四月初四
18. 搬什麼戲:puann1-siann3-mi2-hi3 演哪一個戲目?
19. 三獻三界字:sam1-hen3-sam1-kai3-li7,應該是「一齣戲的名稱」,我不懂事什麼意思。
20. 火把十六支:hue2-pe2-tsap-;ak-ki1 十六根火把。
21. 豬羊自己飼:ti1-iunn5-ka1-ti7-tshi7 自己飼養的豬羊。
22. 閹雞古:iam5-ke1-koo2 大隻閹雞
23. 三斤二:sann1-kin1-li7
24. 草仔枝:tahau2-ah-ki1
25. 做鬢插:「作鬢插 tso3-pin3-tsha3」,「鬢插」插在鬢邊的裝飾品。「草仔枝作鬢插」,可以想見貧窮的模樣。
26. 蕃薯箍:han5-tsi5-khoo1,蕃薯塊
27. 木屐塔:tsha5-kia7-tha3,木屐疊起來堆積成塔。
28. 蕃薯簽:應寫作「蕃薯籤 han5-tsi5-tshiam1」,蕃薯切成長條狀,像一根根寺廟卜卦的籤(蕃薯籤比卦籤短)。
29. 紅指甲:ang5-tsng2-ka3。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彌勒真彌勒,彌勒真的是彌勒嗎?

圖四:未繫婆羅門棉繩」的彌勒像
圖三:繫婆羅門棉繩」的彌勒像


圖二:未繫婆羅門棉繩」的彌勒像


圖一:鹿野苑初轉法輪

==
考古文物顯示佛滅後兩、三百年間,以菩提樹、法輪、佛陀足印來代表佛陀而不雕刻人像來呈現佛陀。據我所知,目前存世最早的人形佛陀雕像為西元前一世紀。(請見圖一:鹿野苑初轉法輪)。
==
最早存世的彌勒像有幾項特徵:一是在家像,二是有一瓶子。在家像或身上繫有「婆羅門棉繩」而顯示其出身婆羅門種姓,但是也有未繫婆羅門棉繩」的彌勒像。
漢地習慣以攜帶淨瓶為「觀世音」表徵,但是,犍陀羅佛像則「觀世音」攜帶一枝長柄蓮花,攜帶淨瓶的卻是彌勒。雖然不是現存每座雕像都有銘文,但是有不少雕像附有銘文,證實這樣的標記無誤。請參考圖二、三、四。
那個瓶子是什麼功用呢?
漢地學者傾向解釋為「水瓶」,代表了「坐禪人」,因為在山窟打坐可以不吃飯,但是不能不喝水。老實說,這是一廂情願的解釋,沒有任何文獻可作佐證。
==
西方學者傾向解釋這是一個裝「哪噠油膏(nard ointment, nardi ointment)」的瓶子。佛教徒可能對「哪噠油膏」完全陌生,對基督教徒而言,這是《新約》與聖經油畫經常出現的東西。
《新約》的《約翰福音》11:2,《馬可福音》14:3,都提到了拿珍貴的「真」哪噠油膏塗耶穌的頭或腳。
希伯來文「彌賽亞」(messiah, metteyya, maitreya)直譯是「受膏者」,希臘文意譯作「基督」(christo)。受膏是一種宗教儀式,先知以神聖的膏油塗在候選者的頭上,確認此人是上帝所選中的人,將可以成為君主或是祭司。所以,「彌賽亞」的畫像會有一個瓶子,代表「神聖的膏油」。
也就是說,代表著被塗哪噠油膏的人是「上帝所選中的」彌賽亞,他會解救猶太人,也作地上萬國的國王。
也就是說,「彌勒」的形象就是「彌賽亞(messiah, metteyya, maitreya)」,在未來世解救世人的「救世主」(未來佛)?
圖五:幫耶穌的腳塗油
圖六
==
《大慧普覺禪師語錄》卷4:「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俱不識。」(CBETA, T47, no. 1998A, p. 827, a12-13)
《古來世時經》卷1:「爾時,賢者彌勒處其會中,即從坐起偏袒右肩,長跪叉手前白佛言:『唯然世尊!我當來世人壽八萬歲時,當為彌勒如來、至真、等正覺,教化天上天下,如今佛耶?』...於時賢者阿難持扇侍佛,佛告阿難:『取金縷織成衣來,當賜彌勒比丘。』」(CBETA, T01, no. 44, p. 830, b17-27) 
《賢愚經》卷12〈波婆離品 50〉:「於時會中,有一比丘,名阿侍多,長跪白佛:『我願作[1]彼轉輪之王。』佛告之曰:『汝但長夜,貪樂生死,不規出耶?』 於時在會一切大眾,見佛世尊授彌勒決當來成佛,猶字彌勒,各皆有疑,欲知本末。尊者阿難,即起白佛:『彌勒成佛,復字彌勒,不審從何造起名字?』」(CBETA, T04, no. 202, p. 436, a2-8) [1]〔彼〕-【宋】【元】【明】。
《大智度論》卷1〈序品 1〉:「唯《中阿含.本末經》中,佛記彌勒菩薩『汝當來世,當得作佛,號字彌勒』」(CBETA, T25, no. 1509, p. 57, c28-p. 58, a1)
《中阿含66經,說本》:「爾時尊者阿夷哆在眾中坐。...世尊告曰:『阿夷哆!汝於未來久遠人壽八萬歲時,當得作王,號名曰螺,為轉輪王,...汝施此已,便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汝族姓子所為,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唯無上梵行訖,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爾時尊者彌勒在彼眾中。於是尊者彌勒即從坐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世尊!我於未來久遠人壽八萬歲時,可得成佛,名彌勒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眾祐,...我當有無量百千比丘眾,如今世尊無量百千比丘眾。』」(CBETA, T01, no. 26, p. 509, c29-p. 510, c27) 。
---------
這樣的解說有一些問題:
1. 彌勒的敘說,在阿含、尼柯耶範圍是出現在《中阿含66經》與《長阿含6經》、《長部26經》;《中阿含66經》為《大本經》,《長阿含6經》、《長部26經》為《轉輪王經》,都是譬喻、本事類的經典。(T125《增一阿含經》有許多「大乘元素」摻入,在此不予討論)。
2. 《中阿含66經,說本》、《賢愚經》《古來世時經》提及佛說法時彌勒在會眾之中,甚至直言他是比丘。但是漢巴文獻所列舉的名德比丘並未出現「阿逸多 Ajita」或「彌勒 Metteyya」。
3. 在巴利《小部》第五經《經集》第五品《彼岸道品》(漢譯「波羅延耶(那)」)有十六人各自提問,第一問為「阿逸多 Ajita」,第二問為「帝沙彌勒 Tissametteyya」,這是不同的兩人而非同一人,同時,並沒有所謂的「授記將來成佛」的事蹟。在漢譯《雜阿含經》及巴利《相應部》引述時,也未稱此是世尊與彌勒的問答。
=======
今人見不到彌勒的形象,從古代佛教文物可以見到古人認為的彌勒是怎樣的長相。
犍陀羅佛像有所謂的「彌勒像」,特徵是「在家相、帶水瓶」,請參考圖二
圖三、圖四(年代從西元前一世紀到西元四世紀)。
其次是「交腳椅坐」、「思惟彌勒」的形象,從敦煌石窟彌勒造像及「日本國寶第一號思惟彌勒」可以見到此一造型。請參考圖七、圖八(年代從西元前三世紀到西元八世紀)。(因為衣服朽爛,所以日本交腳彌勒像呈現沒穿衣服的形式?)
台灣一般民眾所認識的「彌勒」,其實是唐末到宋流行的「布袋和尚」造像(圖九),中國盛稱「布袋和尚」是彌勒再來(彌勒是當來,怎會再來?),所以出現這種袒胸露乳的形象,只要對照西藏的彌勒圖像,就知道這純粹是漢地佛教的想像。(年代從西元九世紀到現代)。
圖七

圖八

圖九

法友飛鴻 263:優鉗摩尼江比丘


Dear Mr. Su, 

I was wondering if I could ask for your help in deciphering the original Indic name of a monk that has only been preserved in Chinese transliteration. In EA 4.4 (CBETA T125 Fascicle 3 0557c03), which lists the Buddha’s eminent disciples (and what they are known for), there is a monk named “優鉗摩尼江” (yōu qián móní jiāng) bhiksu and he is known for "不與人語視地而行" which I, with my incredibly poor Chinese, hesitantly translate as “not speaking with human beings and looking at the ground [while] walking”. Would you happen to know what his Indic name would be? 

There seems to be a parallel in T126 (CBETA T126 Fascicle 1 0831c17) where “昂誐帝哩野” bhiksu is known for 於一切時而能少語 which I, again, poorly translate as “speaking little at all times”. However, in the uddana at [0833a17] the said bhiksu is described as 少語恒默然 “speaking little and always silent”. There seems to be a difference in nuance between “speaking little at all times” and “always silent” and it seems that "少語恒默然" has more of a relation to "不與人語視地而行" than " 於一切時而能少語". 

What I found interesting about the above passages is that they seem to go against the prohibition in the Pavāraṇā Khandhaka (and the parallels to the others Vinayas preserved in Chinese translations) at Vin 1.159 [PTS] where the Buddha forbids the monks from the practice of silence (mūgabbataṃ). The Sarvastivada Vinaya [0165a11] even goes as far as to call it a sthūlâtyaya offense! Do you think that the Ekottarika version preserves an earlier teaching, one that was proclaimed before the promulgation of the Vinaya rule? 

Lastly, while I am here, I was wondering if I could ask for your help in deciphering T126 [0833a06]: “薩呬瑟努哥” bhiksu who is known for “默然止息容儀端謹”. There also seems to be a parallel in the uddana [0833a17] “止息默然住”. I can’t seem to make sense of it! 

Thank you so much for all of your work on the agamas; although I am unable to read the majority of it as it is written in Chinese, your works in English have been very helpful for my studies. 

Kind regards, 
Steven   2017/11/21

--------------
親愛的蘇先生:

  我是否可以請你幫忙解譯一位僅出現在漢譯佛典的印度僧人的名字?《增壹阿含4.4經》卷3〈弟子品 4〉:「優鉗摩尼江比丘」(CBETA, T02, no. 125, p. 557, c9-10),被稱作是:「不與人語視地而行」,我以我的淺陋的中文能力譯作:「not speaking with human beings and looking at the ground [while] walking」,你是否知道「優鉗摩尼江比丘」的印度名字?
  在《佛說阿羅漢具德經》所描述的「昂誐帝哩野苾芻」(CBETA, T02, no. 126, p. 831, c17-18),被稱作是:「於一切時而能少語」 ,我譯作:「speaking little at all times」。不過,. 《佛說阿羅漢具德經》中的攝頌稱他為:「少語恒默然 speaking little and always silent」,兩者之間似乎有些微細的差異,而「.少語恒默然」與「不與人語視地而行」較接近,與「於一切時而能少語」差異較大。 
  我發現這些敘述較有趣的是,巴利《毘奈耶》〈自恣犍度〉(Vin 1, 159)不應行「實行不語的規定、啞法 (mūgabbataṃ)」,「優鉗摩尼江比丘」顯然與這樣的規定牴觸。(此一規定相當於《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19:「我無數方便教汝等共住,當相誨誘,轉相覺悟,以[3]盡道業。於今云何而行啞法?從今若復立不共語法,得突吉羅罪。」(CBETA, T22, no. 1421, p. 131, a3-6))《十誦律》卷23:「從今不應受瘂法,若受,得偷蘭遮(sthūlâtyaya)。」(CBETA, T23, no. 1435, p. 165, b11)。你會認為《增壹阿含4.4經》的敘述保留了在此一規定之前的風貌嗎?

     最後,也想順道請你幫我譯解《佛說阿羅漢具德經》卷1:「薩呬瑟努哥苾芻」(CBETA, T02, no. 126, p. 833, a6-7),被稱作是:「默然止息容儀端謹」,在同一經中的攝頌似乎稱他為「止息默然住」。我不了解此兩句的中文意思。
  感謝你在 阿含範圍所作的研究,雖然我無法閱讀大部分的中文論文,你的英文論文對我的研究有很大幫助。 

Kind regards, 
Steven   2017/11/21
========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隨意事》卷1:「佛言:「汝等苾芻,自今已後,作啞默法者,得越法罪(sthūlâtyaya 偷蘭遮)。」」(CBETA, T23, no. 1446, p. 1045, a4-5)

巴利《毘奈耶,犍度(第1卷-第10卷)》卷2:「爾時,世尊已許上半月之十四日、十五日、八日集會。諸比丘集會,默然而坐。眾人等前來彼等處聽法。眾人忿怒、非難:「如何諸沙門釋子于上半月之十四日、十五日、八日集會,默然而坐,猶如瘂豬耶?集會者應不說法耶?」諸比丘聞眾人忿怒、非難,彼諸比丘乃以此事白世尊。爾時,世尊依此因緣,于此時機說法,告諸比丘曰:「諸比丘!許于上半月之十四日、十五日、八日集會說法。」」(CBETA, N03, no. 2, p. 136, a2-6 // PTS. Vin. 1. 102)
=========
Dear Steven,


1. Indic name of "優鉗摩尼江": I have no idea of it.
2. I can not locate any phonetic similarity between "優鉗摩尼江" of T125 and "昂誐帝哩野" of T126. I noticed that it implied a nasal sound 'm' implied by "鉗 kam 摩 ma", while I can not locate any nasal sound out of "誐帝哩野" of T126. And, there might be a risk to assume the monk with the same feature is the very same person, due to there are several examples showed different monks/nuns carried the same quality. That is the reason that I do not take it this way in my article mentioned above.
3. There is another Chinese Buddhist translation about  "優鉗摩尼江" . 
《分別功德論》卷4:「所以稱優鉗摩比丘不與人語視地而行第一者,此比丘常患口過,將欲改之,自思惟曰:「正坐此口,生天人中、三塗地獄啾吟喚呼,[7]因備五道更苦無量。我今當如慕魄太子結誓不言,四過三殃何由而生?」既便不言,端視而行。佛奇其能爾,每向諸比丘稱[8]美其德。語阿難曰:「如此比丘,宜存識錄,以率來薄。」以是因緣稱之第一。」(CBETA, T25, no. 1507, p. 45, a24-b2)[7]因備=困憊【宋】【元】【明】【宮】。[8]美=義【元】【明】。
T1507 is closely related to T125. Someone had a wild guess that both T125 and T1507 were out of the same translation team. I suggest that there are not plenty of evidences to claim so.
Based on T1507, he was said to be 'silent all the time 既便不言, 不與人語' instead of 'speaking little at all times 於一切時而能少語',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se two kinds of passages might be due to translation issues.
4. We may read descriptions of the direct disciples of the Buddha taking some approaches against the Vinaya codes, such as descriptions of Thera Bakkula in both MN 124 and MA 34. I do not want to jump to any conclusions about the case.
5. I would like to highlight it here that T1507 named more persons than that of Uddaana.
    Let me name some examples here. (number given by me for convenience)
   《佛說阿羅漢具德經》卷1:
1/ 復有聲聞定慧具足恒受人天供養,善現苾芻是。
2/ 復有聲聞發心出家樂修聖行,毘舍羅苾芻是。
3/ 復有聲聞因遇苦緣而乃出家,沒麁馳哥婆囉特惹苾芻是。
4/ 復有聲聞厭離輪迴而求出家,遜那哩哥帝哩野酤苾芻是。
5/ 復有聲聞悟世不堅深生厭離,遜那哩哥婆囉特惹苾芻是。
6/ 復有聲聞默然止息容儀端謹,薩呬瑟努哥苾芻是。
7/ 復有聲聞清淨修持性淳少辯,烏波禰那苾芻是。
8/ 復有聲聞恒獨進修具寂靜行,難禰哥苾芻是。
9/ 復有聲聞善於定慧得大解脫,頸必羅苾芻是。
10/ 復有聲聞於愚迷者能令清淨,龍護苾芻是。
11/ 復有聲聞能修淨行最後出家,須跋陀羅苾芻是。」(CBETA, T02, no. 126, p. 832, c25-p. 833, a16)
As shown in its Uddaanas:
《佛說阿羅漢具德經》卷1:
「有大親眷屬,  受人天供養(1),
 信心而出家(2),  常行平等行,
 厭世樂出家(3),  深厭輪迴苦(4),
 恒行寂靜心(8),  具少分辯才(7),
 止息默然住(6),  解脫行能深(9),
 清淨愚迷者(10),  具如是功德,
 故名阿羅漢。」(CBETA, T02, no. 126, p. 833, b23-29)
I failed to locate monk of 5 and 11 in this very Uddaana and '常行平等行' implied a monk who without a name and description in T1507.
6. 容儀端謹 may be taken as 《增壹阿含39.4經》:「威儀具足」(CBETA, T02, no. 125, p. 730, b18), 《雜阿含110經》《雜阿含經》卷5:「威儀[10]詳序」(CBETA, T02, no. 99, p. 35, a25-26)[10]詳=庠【宋】【元】【明】, and  《雜阿含563經》卷21:「威儀具足」(CBETA, T02, no. 99, p. 147, c16).
It implies to take proper gestures, or to walk, sit, stand and lie down with rigorous and calm manners. 
默然止息 would be 'keep silent while stop or take a rest'.

Best regards
                       Ken Su  2017/11/22
==============
Dear Mr. Su,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aking the time to respond to my question; it was very helpful and I am quite grateful for your kindness! 

Best wishes,
Steven   2017/11/23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法句經與雜阿含讀書會直播影片(10/21)

蘇錦坤老師主講的法句經與雜阿含讀書會直播影片(10/21)
第一段:

「龜茲要念丘慈;月氏要念肉汁」


以下引自部落格《麻瓜的語言學》,〈「龜茲」怎麼念?〉原文發表於 2015年一月


=========

談到「正確」的讀音,那麼有許多人一定會想起歷史課本上面的一些國名,從小到大也遇到幾個字音魔人老師,舉凡:「龜茲要念丘慈;月氏要念肉汁。」好像沒這樣念就少了點文化氣息。

我們可以想想,如果它本來就念「丘慈」和「肉汁」,那它幹麻要故意寫烏龜的「龜」和月亮的「月」?這當中一定有詐,因此今天我們就來探討一下真相到底是什麼。

前漢書記載,龜茲要念「鳩慈」;在同本書另一節,這兩個字標音為「丘茲」。這也是有些老師倡導念成「丘慈」的原因。但這實在有個很大的問題,就如同之前講過的,語言是會一直變化的,當時的丘慈和龜茲可能念起來差不多,但現在的音簡直天差地遠,所以我們還是先看一下這字怎麼來的。

龜茲是一個古代西域的綠洲城市國,以現代中國來看約在新疆庫車縣的地方。當時的人們講一種叫做「龜茲語」的語言,這種語言是印歐語系東邊分支的一種,以龜茲語來發音,龜茲是「Kutsi」,要是現代中文大概會翻成「庫奇」 ,跟剛剛的「庫車縣」音頗像的,因為它們就是同個字源,也就是龜茲的真面目。

當時的人們聽到「Kutsi」,就用相近的音表示,無論是龜茲、丘慈、邱慈、屈支、丘茲、拘夷、歸茲……(以上都是古書中出現過的龜茲),其實都是「Kutsi」的翻譯。看古人混用這些字的狀況,我們可以確定對他們來說,龜、鳩、丘、邱、拘等等都是相近或相同的,用漢語其他語言或日語念就會更像了,所以前漢書才會說「龜茲」要念「鳩慈」。不過,隨著漢語音韻不斷改變,這些字開始分化,到了現代,龜不是丘,丘也不是屈,屈更不是歸。因此無論是念規還是念秋,都離原來的音很遠了。

至於「月氏」,比較可惜的是目前只能知道他們大概是漢藏語言的一支,但已成為死語,也沒有任何記載,不過就先秦的文獻來看,當時也被寫作「禺氐」,所以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絕對不是肉汁。

就像這樣,很多古地名看起來跟現代差很多,但其實在古代都是同一個字源,在翻譯時也常混用。舉凡:天竺、身毒 
vs 印度、突厥 vs 土耳其、只是這些字到了現代各自變成了不同念法,因此沒有所謂「丘慈」才是對的,因為它們都變化過、不再是當時的發音了,真的比較起來,「龜茲(音規茲)」可能還比「丘慈」更接近龜茲語原文一些。

語言重要的是傳達,如果大家都念秋,那就沒必要念規;如果大家都念月,也沒必要硬糾正成肉,因為這些東西都是翻譯過來的,讓對方聽得懂才是重要的,真要探討誰有文化誰沒文化,若從翻譯忠實與否的角度來看,說不定念規才更有「文化氣息」呢!

(圖為 chalawa 所製地圖,圖上的「庫車」就是龜茲古國的所在地。)

=========
本部落格〈台語與佛典 -- 2〉發表於 2008/4/3
8. 龜茲
西域的古國龜茲,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記》紀錄:『屈支,舊曰茲』法雲註曰:『又音丘慈』﹔當代佛典古文字的研究大師季羨林在《大唐西域記校注》說:『我國古代稱龜茲,或丘茲,丘慈,屈茨,均為古代龜茲語 Kuts 的不同譯法。』在酈道元《水經注》此地是稱為屈茨。這個地方是中國新疆的庫車,英文為 Kuche。我們的問題是『怎會翻成這樣』?
岔一下題,如英文的 John 不是應該譯為「鍾」,怎會譯為「約翰」? Jesus 不是應該譯為「吉瑟士」,怎會譯為「耶穌」?(http://yifertw.blogspot.tw/2009/01/john.html)
仔細推敲,最初來傳教的是西班牙的耶穌教會的傳教士,說的應是西班牙文,這兩字以西班牙音而言算是相當準確的。
我們嘗試從佛典古譯中,藉由巴利文,梵文,吐火羅文,來定一個字的讀音,然後問『怎會翻成這樣』?首先必須把「古人翻錯了」這個可能性擺在最後的選項,古代的翻譯者對兩種語言的掌握比我們好,對佛典的理解比我們強,對佛教的信仰比我們深入,在翻譯時,求準確的心比我們強烈,『為什麼會翻成這些字』?很可能是古時候這些漢字讀起來較接近外國語言,而現在讀起來不像了(有時候古人也知道這個現象,所以要我們讀成『破音字』,這個問題我們後面再談),這就牽涉到「聲韻學」上古漢音與中古漢音的問題,必須在《廣韻》、《切韻》,玄應的《一切經音義》去尋覓。
我們想做的是「把上述的資料當作錄音帶」,去還原台語的古音,我們必須放在心中的是,「台語」不是一個固定不變的單純而大家一致同意的一種語言,現在你我講的可能是不同的台語,我們有漳州,泉州,同安,金門,潮州,甚至有「河佬客」的台語,各種台語的田野調查,可以閱讀洪惟仁老師的著作。
我們回到「龜茲」的讀音,在不是很久以前,筆者還是小學生的時候,老師告訴我這兩個字是「破音字」,要注音成「秋慈」,否則會扣分,以台語發音,「龜茲」、「丘慈」發音的差異不大,「龜 ku1」與「丘 khu1」的差別而已,學者認為玄奘親到印度,通曉梵音,譯音較為準確,「屈支」的譯音,「屈 khut」為入聲字代表 u 是短母音,其他譯名的「茲」「慈」,台語音為 tsu,玄奘譯為「支」tsi (類似國語「機」的音),比較接近 kuts 或 kuche的音。「華語、普通話」音不管「龜茲」或者「丘慈」或者「屈茨」,甚至「屈支」都已失去寫音的功能,唯有台語讀音可以看見當時譯者的讀音。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法友飛鴻 262:答 Aacdsee 「七處三觀」與「陰、界、入」


Dear Yifertw:
        老師您好
        冒昧打擾了
        在這篇文章中看到五陰、六入、十八界, 就想請教一個問題, 在《七處三觀經》中的「陰、界、入(有的版本內容不一樣)」,其中的「界」 莊春江老師認為是地、水、火、風、空、識六界, 並引印順導師之文說明五陰著重心理,六入著重生理,六界著重物理。 
  但是在下看古論陰界入並提,「界」好像都是指六根、六塵、六界,為十八界? 請問老師依您對文獻學的看法,「界」應以何說比較可能呢? 感謝。

        aacdsee      2017年11月19日 下午9:00
===========
親愛的 Aacdsee:
  一般經文與阿毘達磨所提的「陰、界、入」和《七處三觀經》不能簡單的相提並論。
  請參考:
 蘇錦坤,(2012),〈《七處三觀經》研究(1)---《七處三觀1經》校勘與標點---兼對 Tilmann Vetter Paul Harrison 論文的回應〉,《福嚴佛學研究》7期,1-74頁,新竹市,台灣。(https://www.academia.edu/7251799/Collating_and_applying_modern_punctuation_to_T150A_2012_七處三觀經_T150A_校勘與標點)
         此篇論文 32-41 頁提及似乎「三觀」的師說有數種不盡相同的傳承。
          在漢譯佛教文獻中有多處經論提及「七處三觀」,此詞並不生僻。例如:
《大般涅槃經》〈13 憍陳如品〉:「或復有說三種觀義、七種方便。」《達摩多羅禪經》卷1:「總緣五盛陰,七處三種觀。悅樂廣境界,還滅觀生滅。」卷2:「復次,修行者具七處觀,觀五陰、苦、集、滅、道。復觀因愛生五陰,厭患出離,如是於真諦中,方便種子慧生。於是七處,善修三種觀義,自相觀成;成就決定堅固已,然後得無垢息止修慧;是慧起已,境界平正,純一無雜。」
《阿毘曇八犍度論》卷12:「又世尊言:『比丘七處善三種觀義,速於此法得盡有漏。』」
《阿毘曇毘婆沙論》:「若順次說者,應先說不淨,次說安般,次說念處,次說七處善、三種觀義、煗、頂、忍,然後應說世第一法。」「餘經亦說:『比丘七處善、三種觀義,速於聖法,能盡有漏。』」
在跨譯本與文本的對照閱讀時,發現各版本在「七處」的教導完全一致,對於「三觀」卻有不同的詮釋。
《七處三觀1經》與單卷本《雜阿含27經》對「三觀」的教導為:「觀身為一色,觀五陰為二,觀六衰為三,故言三觀。」
依照句型而言,「觀身為一色」似乎應該是「觀身色為一」,從《人本欲生經註》也可以得到佐證:「三觀者,觀身色、觀五陰、觀六情也」。
《雜阿含42經》的經文為「云何三種觀義?比丘!若於空閑、樹下、露地,觀察陰、界、入,正方便思惟其義,是名比丘三種觀義。」
經文中,這三觀相當明確,是指「於陰、界、入善作思惟」。但是對應的《相應部 22.57經》卻解釋三觀為「觀察界、觀察處、觀察緣起 dhātuso upaparikkhati, āyatanaso upaparikkhati, paiccasamuppādaso upaparikkhati」。這樣的觀察有《中阿含181經,多界經》與《中部 115經,多界經》作同樣的敘述。
《中部 115經,多界經》(Bahudhātuka Sutta)
Eva vutte, āyasmā ānando bhagavanta etadavoca—  “kittāvatā nu kho, bhante, paṇḍito bhikkhu ‘vīmasako’ti alavacanāyā”ti? “Yato kho, ānanda, bhikkhu dhātukusalo ca hoti, āyatanakusalo ca hoti, paiccasamuppādakusalo ca hoti, hānāhānakusalo ca hoti—  ettāvatā kho, ānanda, paṇḍito bhikkhu ‘vīmasako’ti alavacanāyā”ti.
《中阿含181經,多界經》:「尊者阿難白曰:『世尊!云何比丘智慧非愚癡?』世尊答曰:『阿難!若有比丘知界、知處、知因緣,知是處、非處者。阿難!如是比丘智慧非愚癡。』」
這也是漢譯《佛說四品法門經》的「四品法門」:「亦四品類:所謂善了界法、善了處法、善了緣生法、善了處非處法。善能了知如是等法,是故得名為智人也。」
另外,《舍利弗阿毘曇論》也提供「三觀」的解釋:「如是比丘七處方便。云何比丘三種觀?如比丘觀界、觀入、觀緣,如是比丘三種觀。七處方便三種觀,比丘於是法中純善遠聞,謂尊丈夫。」
此處《大正藏》「宋、元、明」版校本的異讀是「觀界、觀入、觀陰」,與《雜阿含42經》吻合,而《磧砂藏》、《趙城金藏》、《高麗藏》作「觀界、觀入、觀緣」則與巴利經文呼應。
筆者以為,雖然有《達摩多羅禪經》提到:「於是七處,善修三種觀義」,但是依照《七處三觀1經》「能曉七處,亦能三觀」,這是能於七處善巧、也能三觀,而不是「於七處修行三觀」,兩者有相當差別。以《相應部 22.57經》的對應經文來看:
”Sattaṭṭhānakusalo, bhikkhave, bhikkhu tividhūpaparikkhī imasmi dhammavinaye kevalī vusitavā uttamapurisoti vuccati.”
版主試譯為:
「諸比丘,若比丘能於七處善巧且能()作三觀,在此法、律中可被稱為已成就者、終生住於梵行的最上等人。」
因此,似乎於七處善巧不該和三觀有重疊,而「界、處、緣起」的三觀要比「陰、界、入」合理。
即使如此,為了尊重各個譯本可能代表的口誦傳承,以上的意見只能作為推論的參考,在此最適宜的,仍然是不就「誰是誰非」作結論,等待未來有更多的出土文獻來做判定。
另外,隨著時間流轉「七處三觀」的教義會隱晦不顯,例如《成實論》在敘述「七處三觀」時,認為三觀是觀有為法「無常、苦、無我」,而非觀「陰、界、入」。
又如《增壹阿含41.3經》敘述的法義是「七處四觀」:「當觀七處之善,又察四法,於此現法之中名為上人。盡於世間以慈心遍滿其中。悲、喜、護心,空,無相、願,亦復如是。」而此經敘述的四觀為四念處。
筆者以為,「七處三觀」的教義也許不僅是在曇摩難提誦《增壹阿含經》與《成實論》造論時隱晦不顯,可能早在五十卷本《雜阿含經》、安世高誦《七處三觀1經》時,有些傳承即已經忘失完整的教義。

《七處三觀1經》
《雜阿含42經》
《相應部22.57經》
異同
1. 佛告諸比丘,比丘應然
---
---
P
2. 疾為在道法脫結,無有結,意脫從黠得法,已見法自證道,受生盡,行道竟,作可作,不復來還
盡於此法得漏盡,得無漏,心解脫、慧解脫,現法自知身作證具足住:『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則被稱為完全成就者,為住於梵行的最上等人
C
6. 愛習為色習
愛喜()是名色集
食集為色集
C
7. 愛盡為色盡
愛喜滅是名色滅
食滅為色滅
C
8. 八行
八聖道
八聖道(ariya)
X
11. 所色欲貪能解,能棄欲、能度欲,如是為色知要如至誠知。
謂於色調伏欲貪、斷欲貪、越欲貪,是名色離,如是色離如實知。
於色離欲貪、斷欲貪,此為色離。[1]
X
18. 如是為痛痒要識如諦知也。
如是受離如實知。
此為受離。[2]
C
19. 為身六思想:眼裁思想,耳鼻口身意裁思想
謂六想:眼觸生想,耳、鼻、舌、身、意觸生想
為六想:色想,聲、香、味、觸、法想,是名為想
C
25. 如是為思想要識。
如是想離如實知。
此為想離。[3]
C
26. 為六身生死識,眼裁生死識,耳鼻口身意裁行
謂六思身——眼觸生思,耳、鼻、舌、身、意觸生思
為六行:色行,聲、香、味、觸、法行,
C
32. 如是為生死要識。
如是行離如實知。
此為行離。[4]
C
39. 如是為要識。
如是識離如實知。
此為識離。[5]
C
40. 如是,比丘,七處為覺知。何等為七?色、習、盡、道、味、苦、要,是五陰各有七事。
比丘!是名七處善。
若沙門、婆羅門如是如實知識、識集、識滅、識道,如是如實知識味、識患、識離,於識生厭,離欲、寂滅,是名正向。正向者為入於正法律。
X
41. 三觀為「身色、五陰、六衰()
三觀為「陰、界、入」
三觀為「四大()、六入處()、緣起」



[1]   《相應部 22.57經》在此之後尚有兩部漢譯所無的經文,請參考<表五>及其下的說明。
[2]   《相應部 22.57經》在此之後尚有兩部漢譯所無的經文,請參考<表五>及其下的說明。
[3]   《相應部 22.57經》在此之後尚有兩部漢譯所無的經文,請參考<表五>及其下的說明。
[4]   《相應部 22.57經》在此之後尚有兩部漢譯所無的經文,請參考<表五>及其下的說明。
[5]   《相應部 22.57經》在此之後尚有兩部漢譯所無的經文,請參考<表五>及其下的說明。
,,,,
《舍利弗阿毘曇論》
《相應部22.57經》
《七處三觀1經》
《雜阿含42經》
若有沙門婆羅門無復生處[1]
有相當文句
相當文句
相當文句
愛集為色集、愛盡為色盡
食集、食盡
愛集、愛盡
愛集、愛盡
八聖道
八正道
八行
八聖道
色想,聲香味觸法想
色想等六想
眼裁等六裁
眼觸等六觸生想
觸集知想集、觸滅知想滅
觸集、觸滅
裁習、裁滅
觸集、觸滅
色思、聲香味觸法思
色行等六行
眼裁等六裁行
眼觸等六觸生行
無明集行集、無明滅行滅
觸集、觸滅
裁習、裁滅
觸集、觸滅
三觀:界,入,緣
四界,六入,緣起
身色、五陰、六衰
陰、界、入
純善遠聞,謂尊丈夫
住於梵行,最上等人
所作竟,不復來還
所作已作不受後有


[1]   《舍利弗阿毘曇論》(CBETA, T28, no. 1548, p. 597, b5-p. 598, b1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