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再談《雜阿含282經》:與 Heaven、懺摩的對話

我不是井底之蛙,我是台灣樹蛙
我想,如果不是 Heaven 與蔡懺摩兩位法友提供不同意見,我一定不會花兩星期反覆訂正這一部《雜阿含282經》。
我讀過《雜阿含282經》好幾遍,在五十卷本《雜阿含經》的1364部經裡面,我對 1, 262, 379, 414, 551, 810 以及〈有偈品〉(〈八眾誦〉)的許多短經得到鼓舞與啟發,但是,沒對《雜阿含282經》特別注意;感謝 Heaven 與蔡懺摩對《雜阿含282經》提出不同的解讀,讓我能對這一部經再多一層細心去仔細閱讀和思考。為了便於閱讀,我將他們兩位的意見擺在「讀者意見欄」,實際上,本文是寫在他們的意見之後,這三種意見提供版友作自己的抉擇。
======
詮釋《雜阿含282經》
Rendering the 282nd sutta of the Za Ahan Jing (T99, SĀ 282)

                  蘇錦坤 Ken Su


1. 前言

在與《雜阿含經》或巴利《中部》相關的論述裡,《雜阿含282經》與《中部152經》通常會被互列為對應經典,[1] 但是較少學者詳細論列兩者的異同。
《中部152經》經名為「Indriyabhāvanā 根修習」,是巴利《中部》的最後一部經(位於最後一品、第十五品「Saāyatanavaggo 六處品)。《雜阿含282經》則為五十卷本《雜阿含經》卷11的最後一經。卷11收錄經號為 273 282的十經,印順導師《雜阿含經論會編》將此十經編列在〈入處相應〉之中。[2]
王建偉與金暉認為:「無上修根(anuttarā indriyabhāvanā)」,巴利經謂之『賢聖修根(ariyo bhāvitindriyo)』,有學修根也。」[3] 這樣的解讀是將三個不同層次弄混成同一個層次,此一詮釋顯然是錯誤的。
莊春江老師的意見為「經文中,關於佛陀對修根的教說砥分,南北傳有不少的差異,個人以為《雜阿含第282經》的次第較為合理,但『無上修根』的內容,《中部第152根修習經》顯得較為合理,故事內容就依此取材。」。[4]
莊春江雖然指出兩者內容有不少差異,但是寥寥數語,無法讓讀者理解他的詳細主張。
在《雜阿含經論會編》,印順導師並未對此兩經的解讀提出他的看法,但是他藉由「經論對校」和「《中部152經》對應經文」,建議「覺見跡」應作「學見跡」。[5] 如此一來,「學見跡」就與巴利經文「sekha paipadā(有學的行者,在道跡的有學)在名稱與內容都互相呼應。
佛光《阿含藏》的《雜阿含經》雖號稱參考導師的《會編》,但是並未採用「學見跡」的校勘建議,正文仍然錄作「賢聖法、律覺見跡」而未作任何補充。佛光《雜阿含282經》在註解指出「得離厭、不厭,捨」(CBETA, T02, no. 99, p. 78, b28),「捨」字巴利經文作「upekkhā saṇṭhāti 捨確立」,下文作「得彼捨已,離厭、不厭」(CBETA, T02, no. 99, p. 78, c6)。此處並未對《雜阿含282經》與《中部 152經》的會通作任何評論或解釋。註釋雖稱「五法」為「可意,不可意,可意不可意,不可意可意,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這樣的詮釋仍然不夠清晰精確。[6]
明法比丘《雜阿含經注》(416頁註4)指出:
修根有三種:一、世間修,思擇力為所依止,雖取可愛、不可愛境不如理(不從根源)相,而不發起煩惱諸纏;設令暫起,尋復除遣。二、有學修,於聖諦已得現觀,由失念故,或生適意,或不適意,或兼二意,而心不為纏縛堅住,速於雜染能得解脫。三、無學修,即此心堅固安住,於內無有隘迮,善脫善修,都無一切下至失念,於諸可意、不可意等,發心親近彼有德而趣向之,是名無學善淨修根。[7]
《雜阿含282經》與《中部 152經》敘述,世尊解說「於正法、律中修根」(巴利經文為「於聖律中修根」,《雜阿含第282經》經文為「賢聖法、律無上修根」),經文涵蓋了三個層次:一者尚未達到賢聖位階、尚在「正法、律中」修學的凡夫弟子anuttarā indriyabhāvanā 無上修根)、二者有學見跡(有學行者 sekha paipadā)、三者無學(ariya bhāvitindriya 聖已修根)。明法比丘的解說,指出經文的教導分三層次是正確的,但是過度擴張解釋,鋪述了一些經文所無的內容,在註釋文體來說並無必要。
如<表 1>所顯示,無著比丘(Bhikkhu Anālayo)《《中部》比較研究》書中認為,[8] 《雜阿含282經》關於修根的第一段相當於《中部 152經》的第三層次(將不可意視如可意,等等);第二段相當於《中部 152經》的第一層次(對「感官所知」能捨);而第三段相當於《中部 152經》的第二層次(對「感官所覺可意、不可意」慚恥厭惡)

<表1

MN 152 《中部 152經》
SĀ 282 《雜阿含282經》
equanimity with sense experience (1)
對「感官所覺可意、不可意」能捨
see agreeable as disagreeable, etc. (à3)
將可意視如不可意,等等
disgust with sense experience (2)
對「感官所覺可意、不可意」慚恥厭惡
equanimity with sense experience (à1)
對「感官所覺可意、不可意」能捨
see agreeable as disagreeable, etc. (3)
將可意視如不可意,等等
disgust with sense experience (à2)
對「感官所覺可意、不可意」慚恥厭惡

無著比丘也指出兩書的六個譬喻有差異,請參考<表 2>。

<表 2

對應六根的譬喻
《中部152
《雜阿含282
睜眼、閉
譬如力士頃。
「宋、元、明藏」作「譬如力士彈指頃滅」
彈指作
譬如大力士夫彈指,發聲即滅
水滴在蓮葉
譬如蓮荷,水所不染
吐出(唾沫
譬如力士舌端唾沫,盡唾令滅
力士伸屈手
譬如鐵丸燒令極熱,小滴水灑,尋即消滅
水低熱鐵,即刻蒸
譬如力士斷多羅樹頭

筆者不贊同無著比丘<表1>的判讀,筆者認為造成如同<表1>誤解的原因是經文錯落,經過適當「訂正」之後,其實兩者的敘述次序完全相同。詳細解說請見下一節。

2. 校訂《雜阿含282經》經文

檢視《中部 152經》,經文最後總結為:「阿難!如此,聖律中的無上修根已被我教導,有學行者已被教導,聖已修根已被教導。」巴利經文在敘述「無上修根(anuttarā indriyabhāvanā)」時,分別對眼、耳、鼻、舌、身、意的修根各舉一個比喻(如<表2)
筆者重新翻檢《雜阿含282經》經文之後,提出與無著比丘不同的解讀方式。依照翻譯慣例,第一次出現的經文會完整呈現,第二、三次才簡譯;不會有先簡後繁的譯法,將第一次出現的經文簡譯,而第二次出現才譯出全文。背誦經文也是相同,不會第一段簡述、等到第二次出現時才一一列舉;常態當然是先一一列舉,其次才提要敘述。[9]
對照《雜阿含282經》,請參考<表3>。經文先詳述「緣眼、色,生眼識,見可意色,欲修如來厭離正念正智。不可意故,修如來不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欲修如來厭、不厭、俱離捨心住正念正智」(p. 78, b9-17),接著簡述「耳、鼻、舌、身、意法亦如是說」(p. 78, b19),其次才就六根一一列舉:
「眼、色緣生眼識...得離厭、不厭,捨。」(p. 78, b22-28)
「耳、聲緣生耳識...得彼捨已,離厭、不厭。」(p. 78, b28-c6)
「鼻、香緣生鼻識...得彼捨已,離厭、不厭。」(p. 78, c6-14)
「舌、味緣生舌識...得彼捨已,離厭、不厭。」(p. 78, c14-21)
「身、觸緣生身識...得彼捨已,離厭、不厭。」(p. 78, c21-29)
「意、法緣生意識...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p. 78, c29-p. 79, a7)
最後稱此為「是為賢聖法、律,為聖弟子修諸根。」( p. 79, a8)
經文接著講說「聖法、律覺見跡」( p. 79, a9),又是簡述六根,「耳、鼻、舌、身、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慚恥厭惡。」( p. 79, a11-13)
經文稍後,世尊總結此經所說的法為「已說賢聖修諸根,已說覺()見跡。」( p. 79, a14-15)
筆者認為,<表3>《雜阿含282經》的9-12項應屬「賢聖修根」,而移至「學見跡」(巴利「有學行者 sekha paipadā)之後。
兩部經的敘述次序同樣是「無上修根」、「有學:慚恥厭惡」與「賢聖修根:五法」。只是《雜阿含282經》的譯者或編者誤將「五句、五法」挪至「無上修根」之前。
作為結論,筆者的解讀是:
1. 相對於同一經文的「學見跡」(巴利「有學行者 sekha paipadā (在道跡上的有學))與「賢聖修根」(巴利「聖已修根 ariya bhāvitindriya (阿羅漢))[10] 經文此處的「無上修根(anuttarā indriyabhāvanā)」應是意指「凡夫聲聞弟子」的修根。此處「無上」意指相對外道的「修根」為「無上」,而非在本經所敘的三種修根為「無上」。
《瑜伽師地論》亦作同樣詮釋:「此中修根復有三種:一世間修,二有學修,三無學修。若思擇力為所依止」。[11]
2. 將<表3>的《雜阿含282經》9-12項的經文移後作為「賢聖修根」之後,《雜阿含282經》經文成為先敘述「無上修根」,並於六根分別附上一個比喻,除了「五句」(於下一項討論)之外,內容與結構幾乎完全相同。《中部152經》關於「眼見色」此段經文中的比喻是「開眼、閉眼」,關於「耳聽聲」此段經文中的比喻是「彈指作聲」,分別和「色、聲」相扣,《雜阿含282經》則兩處都作「彈指作聲」,顯然在「眼見色」處的比喻是訛誤。
3. <表3>的54-58項的經文,《雜阿含282經》稱之為「五句」,分別為「欲修如來厭離」、「欲修如來不厭離」、[12] 欲修如來厭離、不厭離」、「欲修如來不厭離、厭離」、「欲修如來厭、不厭、俱離捨心住」;文意不夠清晰,應依《中部 152經》經文解讀,而作「願在厭逆上住於不厭逆想」、「願在不厭逆上住於厭逆想」、「願在厭逆與不厭逆上都住於不厭逆想」、「願在不厭逆與厭逆上都住於厭逆想」、「願避免厭逆與不厭逆想而正念、正知地住於捨」。[13]
《瑜伽師地論》則稱之為「五轉」,但是內容與《雜阿含282經》「五句」和《中部 152經》經文不一致[14]

請參考<表 3(此處《中部152經》漢譯,為參考智髻比丘與菩提比丘的《中部英譯》與《莊春江工作站》而略加修改。)[15]

<表 3 改編《雜阿含282經》經文及《中部152經》經文對照表(中括號 […] 內的文字為筆者建議增加的文字,原經文無此文字)

編號
改編《雜阿含282經》
《中部152經》
1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迦伽羅牟真隣陀林中。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迦真伽羅的牟
真盧樹林中。
2
時,有年少名欝多羅,是波羅奢那弟子,來詣佛所,恭敬問訊已,退坐一面。爾時,世尊告欝多羅:「汝師波羅奢那為汝等說修諸根不?」欝多羅言:「說已,瞿曇!」
那時,婆羅門波羅奢利耶的婆羅門徒弟優陀羅去見世尊而相互問候。當歡迎與寒暄後,他在一旁坐下。世尊對婆羅門優陀羅說:「優陀羅!波羅奢利耶婆羅門教導弟子修根嗎?」 「喬達摩!他教導弟子修根。」
3
佛告欝多羅:「汝師波羅奢那云何說修諸根?」欝多羅白佛言:「我師波羅奢那說,眼不見色,耳不聽聲,是名修根。」
「優陀羅!他怎樣教導弟子修根呢?」「喬達摩!這裡,不以眼見色,不以耳聽聲,喬達摩!波他如此教導弟子修根。」
4
佛告欝多羅:「若如汝波羅奢那說,盲者是修根不?所以者何?唯盲者眼不見色。」爾時,尊者阿難在世尊後,執扇扇佛,尊者阿難語欝多言:「如波羅奢那所說,聾者是修根不?所以者何?如唯聾者耳不聞聲。」
「若是如此,優陀羅!依婆羅門波羅奢利耶所說,盲人與聾者將是已經修習根了。因為,優陀羅!盲人不以眼見色,聾者不以耳聽聲。」
5

如此說時,優陀羅沈默地坐著,氣餒、垂肩、低頭、鬱悶而沉默不語坐。
6
爾時,世尊告尊者阿難:「異於賢聖法、律無上修諸根。」阿難白佛言:「唯願世尊為諸比丘說賢聖法、律無上修根,諸比丘聞已,當受奉行。」
然後,世尊知此情狀,召喚尊者阿難說:「阿難!婆羅門波羅奢利耶以別種方式教導弟子修根;但是,聖律中的無上修根與此不同。」「世尊!這正是時候,善逝!這正是時候,願世尊教導聖律中的無上修根,聽聞之後,諸比丘將會憶持此一教導。」
7
佛告阿難:「諦聽,善思,當為汝說。
「阿難!諦聽!專心注意接下來的教導!」阿難回答說:「是的,大德!」
8

世尊說:「阿難!怎樣是聖律中的無上修習根呢?
9
緣眼、色,生眼識,見可意色,欲修如來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故,修如來不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欲修如來厭離、不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可意,欲修如來不厭離、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欲修如來厭、不厭、俱離捨心住正念正智。
10
如是,阿難!若有於此五句,心善調伏、善關閉、善守護、善攝持、善修習,是則於眼、色無上修根。

11
耳、鼻、舌、身、意法亦如是說。阿難!是名賢聖法,律無上修根。

12
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云何賢聖法、律為賢聖修根?」

13
佛告阿難:「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
此處,阿難!比丘眼見色之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14
彼聖弟子如是如實知:『我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則寂滅,此則勝妙,所謂俱捨。』
他如此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此為造作的、粗糙的、緣起的。此為寂靜的,此為勝妙的。即:捨。』
15
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16
譬如力士彈指
阿難!猶如有眼的男子張眼後能閉眼,或閉眼後能張眼。
17
如是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俄爾盡滅,得離厭、不厭,捨。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地、迅速地、容易地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18

阿難!這就叫作:在眼所知的色上的聖律中無上修根。
19
如是耳、聲緣生耳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
再者,阿難!比丘耳聽聲之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20
聖弟子如是如實知:『我耳識聞聲,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則寂滅、勝妙,所謂為捨。』
他如此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此為造作的、粗糙的、緣起的。此為寂靜的,此為勝妙的。即:捨。』
21
得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22
譬如大力士夫彈指,發聲即滅。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很容易地彈指作聲。
23
如是耳、聲緣生耳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是則為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地、迅速地、容易地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24

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耳所知的聲上的聖律中無上修根。
25
鼻、香緣生鼻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
再者,阿難!比丘鼻聞香之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26
聖弟子如是如實知:『鼻、香緣生鼻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則寂滅,此則勝妙,所謂為捨。』
他如此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此為造作的、粗糙的、緣起的。此為寂靜的,此為勝妙的。即:捨。』
27
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28
譬如蓮荷,水所不染。
阿難!猶如在些微傾斜荷葉上的雨滴,將滾落而不停留。
29
如是鼻、香緣生鼻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所謂為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地、迅速地、容易地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30

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鼻所知的香上的聖律中無上修根。
31
舌、味緣生舌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
再者,阿難!比丘以舌嚐味之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32
彼聖弟子如是如實知:『舌、味緣生舌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寂滅、勝妙,所謂為捨。』
他如此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此為造作的、粗糙的、緣起的。此為寂靜的,此為勝妙的。即:捨。』
33
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34
譬如力士舌端唾沫,盡唾令滅。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輕易地唾出舌端的口沫。
35
如是舌、味緣生舌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所謂為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地、迅速地、容易地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36

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舌所知的味上的聖律中無上修根。
37
身、觸緣生身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
再者,阿難!比丘身遇所觸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38
聖弟子如是如實知:『身、觸緣生身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寂滅、勝妙,所謂為捨。』
他如此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此為造作的、粗糙的、緣起的。此為寂靜的,此為勝妙的。即:捨。』
39
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40
譬如鐵丸燒令極熱,小滴水灑,尋即消滅。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能伸直彎曲的手臂,或能彎曲伸直的手臂。
41
如是身、觸緣生身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所謂為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地、迅速地、容易地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42

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身所知的觸上的聖律中無上修根。
43
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意生已速滅。
再者,阿難!比丘意知法之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44
聖弟子如是如實知:『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是則寂滅,是則勝妙,所謂為捨。』
他如此了知:『我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此為造作的、粗糙的、緣起的。此為寂靜的,此為勝妙的。即:捨。』
45
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對他,那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46
譬如力士斷多羅樹頭。
阿難!猶如有力氣的男子會在中午被曬得很熱的鐵鍋上滴二、三滴水,阿難!水滴下[]緩慢,但[一落下,]那時,它就會急速地蒸發、耗盡。
47
如是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生已盡滅,所謂為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同樣的,阿難!對那任何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像這麼快地、迅速地、容易地止息了,而捨被建立了,
48
阿難!是為賢聖法、律,為聖弟子[無上]修諸根。」
阿難!這就叫作:在能被意所知的法上的聖律中無上修根。阿難!這樣是聖律中無上修習根。
49
云何為聖法、律覺()見跡?
而,阿難!怎樣是有學(sekha)行者(paṭipadā)呢?
50
佛告阿難:「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慚恥厭惡。
阿難!這裡,比丘眼見色之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因為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而羞愧、慚愧、厭惡。
51
耳、鼻、舌、身、意法緣生意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慚恥厭惡。
耳聽聲……(中略)鼻嗅香……舌嚐味……身遇觸……意知法之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他因為已生起合意的,已生起不合意的,已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而羞愧、慚愧、厭惡。
52
阿難!是名賢聖法、律覺()見跡。
阿難!這樣是有學行者。
53
(12)
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云何賢聖法、律為賢聖修根?」
而,阿難!怎樣是聖已修根?
54
(9)
  佛告阿難:「緣眼、色,生眼識,見可意色,欲修如來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欲修如來不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欲修如來厭離、不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可意,欲修如來不厭離、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欲修如來厭、不厭俱離,捨心住,正念正智。
  如是,阿難!若有於此五句,心善調伏、善關閉、善守護、善攝持、善修習。
  阿難!這裡,比丘眼見色之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上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上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與不厭逆上都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與厭逆上都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避免厭逆與不厭逆想而正念、正知地住於捨』,在那裡,他正念、正知地住於捨。
55
(10)
如是,阿難!若有於此五句,心善調伏、善關閉、善守護、善攝持、善修習,是則於眼、色無上修根。

56
(11)
耳、鼻、舌、身、意法亦如是說。
再者,阿難!比丘耳聽聲鼻聞香舌嚐味以身遇觸意知法之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57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上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上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與不厭逆上都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與厭逆上都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避免厭逆與不厭逆想而正念、正知地住於捨』,在那裡,他正念、正知地住於捨。
58
阿難!是名賢聖法、律(無上)[賢聖]修諸根。
阿難!這樣是聖已修根。
59
已說賢聖修諸根,已說覺()見跡[,已說無上修諸根]。阿難!我為諸聲聞所作,所作已作,汝等當作所作……
阿難!像這樣,聖律中的無上修根已被我教導,有學行者已被教導,聖已修根已被教導。
60
廣說如《篋毒蛇經》。
阿難!凡依憐愍對弟子有益的大師,出自憐愍所應作的,我已為你們做了。阿難!有這些樹下、這些空屋,阿難!你們要禪修!不要放逸,不要以後變得後悔,這是我們對你們的教誡。
61
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說此經已,尊者阿難聞佛所說,歡喜悅意。

參考書目:
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 (2016),《CBETA 電子佛典集成》,台北市,台灣
明法比丘(遺著)(2005),《《雜阿含經》注》,新雨道場,嘉義縣,台灣。
佛光大藏經編修委員會,(1983) ,《雜阿含經》,佛光出版社,高雄縣,台灣。
印順導師,(1983, 1994),《雜阿含經論會編》,正聞出版社,台北市,台灣,民國七十二年九月初版,民國八十三年二月再版。
莊春江,《莊春江工作站》網址(http://agama.buddhason.org/MN/MN152.htm) 201781日下載。
赤沼智善,Akanuma, Chizen, (1929, 1986 reprint at Taipei),《漢巴四部四阿含互照錄,The Comparative Catalogue of Chinese Āgamas & Pāli Nikāyas 》,華宇出版社,台北縣,台灣。
蘇錦坤,(2014) 〈「讚佛偈」--兼論《雜阿含經》、《別譯雜阿含經》與《相應部》異同〉,《法鼓佛學學報》15期,67-108頁,法鼓佛教學院,新北市,台灣。
王建偉、金暉(校釋)(2014)《《雜阿含經校釋》,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上海市,中國
Anālayo, Bhikkhu, (2011),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Majjhima-nikāya, Vol. 1 & 2, Dharma Drum Buddhist College, New Taipei City, Taiwan.
Nyanamoli, Bhikkhu and Bodhi, Bhikkhu, (1995), The Middle Length Discourses of the Buddha. Wisdom Publication, Boston, USA. (2001 second print.)





[1]   例如 Suttacentral 的四部、四阿含對應經典目錄 (https://suttacentral.net/mn)赤沼智善,Akanuma, Chizen, (1929:171)印順導師,(1983:383)。《大正藏》《雜阿含282經》頁底註:「M. 152. Indriyabhāvanā(CBETA, T02, no. 99, p. 78, a22)Anālayo(2011:849)。王建偉、金暉,(2014:403)。佛光《雜阿含經》(1983:489)明法比丘,(2005:415),《《雜阿含經》注》,新雨道場,嘉義縣,台灣。
[2]   印順導師《雜阿含經論會編》將五十卷本《雜阿含經》編作 51相應,〈入處相應〉編號為第二相應。關於《雜阿含經》的〈相應〉,日本《國一切經》、王建偉、金暉《《雜阿含經》校釋》與佛光《雜阿含經》都有不同的編法與數量,可參考蘇錦坤(2014:104-106)
[3]   王建偉、金暉,(2014:404, 4)
[4]   莊春江《莊春江工作站》部落格(http://agama.buddhason.org/book/as/as039.htm)2017/7/23 下載。
[5]  《雜阿含282經》(CBETA, T02, no. 99, p. 79, a8-9 & a13):「云何為聖法、律覺見跡?」;「阿難!是名賢聖法、律覺見跡。」。兩處的「覺」字都應作「學」字。
[6]   佛光《雜阿含經》(1983:491, 493)
[7]   明法比丘,(2005:416)
[8]   Anālayo(2011:850-851)<表 1>原書編號為「Table 15.4」,漢字為筆者所加
[9]  例如《雜阿含973經》:「染著貪欲映障心故,或自害,或復害他,或復俱害,現法得罪、後世得罪、現法後世二俱得罪,彼心常懷憂、苦受覺。若瞋恚映障、愚癡映障,自害、害他、自他俱害,乃至常懷憂、苦受覺。」詳細列舉「貪欲、瞋恚、愚癡」的過患,下文在「瞋恚、愚癡」則僅僅敘說「亦復如是」,不再重複列舉。《雜阿含973經》:又復,貪欲為盲、為無目、為無智、為慧力羸、為障閡,非明、非等覺,不轉向涅槃。瞋恚、愚癡亦復如是。」(CBETA, T02, no. 99, p. 251, b29-c16)
[10] Nyanamoli, Bhikkhu and Bodhi, Bhikkhu, (1995:1366, n. 1358): ariya bhāvitindriya: the arahant is meant’.
[11]  《瑜伽師地論》(CBETA, T30, no. 1579, p. 822, b28-c1)。最後一句「若思擇力為所依止」,「止」字,《大正藏》作「上」字,依【宋】【元】【明】【宮】【聖】【知】各版藏經校改。
[12]  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 的標點作:「緣眼、色,生眼識,見可意色,欲修如來厭離正念正智。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故,修如來不厭離正念正智,」(CBETA, T02, no. 99, p. 78, b9-12)。筆者依印順導師,(1983:379 & 383 4),將「故」字訂正為「欲」字,並依句讀歸屬下一句。
[13]  此處《中部 152經》譯文引自《莊春江工作站》網址:(http://agama.buddhason.org/MN/MN152.htm)
[14]  《瑜伽師地論》又此修根依五品眾有差別故。當知亦有五轉差別,謂佛世尊或有弟子一向正行而亦畢竟,或有弟子一向放逸而亦畢竟,或有弟子修行正行而不畢竟,或有弟子行於邪行而不畢竟,或有弟子多種品類:一行正行、一行放逸、一行一分、或時放逸或不放逸,如是名為第五品眾。此中如來稱可意者,謂諸弟子於善說法、毘柰耶中,為修諸根得圓滿故修行正行。復有一類不可意者。謂行邪行或不修行。是故如來觀第一眾生。起悅意。觀第二眾生。不悅意。觀第三眾生。起悅意。生不悅意。觀第四眾生。不悅意。生起悅意。觀第五眾生。起悅意。生不悅意。亦復生起悅不悅意。如來雖復於此五眾發起如是五轉差別悅不悅意,然諸如來終不為彼愛恚行相之所染污。由諸煩惱并其習氣永離繫故、善修根故,是故如來一切煩惱并習永斷,為所依止,能善住念,於弟子眾無諸雜染,說名五轉無上修根。」(CBETA, T30, no. 1579, p. 823, b4-23)
[15]  Nyanamoli, Bhikkhu and Bodhi, Bhikkhu, (1995:1147-1151)《莊春江工作站》網址原文請參考(http://agama.buddhason.org/MN/MN152.htm)

4 則留言:

Ken Yifertw 提到...

蔡懺摩 蘇老師好,學生這裡兩個問題請教:

上文您提到,中部152經裡的五轉(註一)是凡夫聲聞在修學的(註二)。與您的結論不同,長部28經(註三)裡佛陀稱這五轉為「神通」,並且這五轉是「聖的」、「離於煩惱依著的」、「無上的」,是否長部經典出現了譯者或編者改動經文的問題或口傳上的錯誤呢? 

另外,<>裡面描述聖者神通的對應文段的內容(註四)與此不同,是否兩者的譯者或編者又有誰錯了呢?  


註一:五轉的內容

《中部152經》:「阿難!這裡,比丘以眼見色後,生起合意的,生起不合意的,生起合意與不合意的。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上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上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與不厭逆上都住於不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不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不厭逆與厭逆上都住於厭逆想』,在那裡,他住於厭逆想。
如果他希望『願在厭逆與不厭逆兩者上都避免後,住於平靜,正念、正知』,在那裡,他住於平靜,正念、正知。」

註二:

詮釋 《雜阿含282經》:「版主認為世尊講說「無上修根(anuttarā indriyabhāvanā)」,是分「凡夫聲聞弟子」、「有學」、「無學」三個層次。《中部152經》的敘述次序是「無學:捨」、「有學:慚恥厭惡」、「凡夫僧聞:五轉(五法)」。《雜阿含282經》的敘述也是同一次序,只是譯者或編者被「無上修根」的名目所混淆,而誤以為這是三種層次的最殊勝層次,才將「五句、五法」當作「無上修根」,而將「賢聖修諸根」的層次往後挪。 」


註三:

長部經典第二十八卷(二八 自歡喜經):「世尊!緣何,此無漏無依,稱為『聖』之神通耶?世尊!此中有比丘,如於厭逆時,若願意成不厭逆想者,即頓時於不厭逆想而住;如於不厭逆時,若願成厭逆想者,即頓時於厭逆想而住, [P.113] 或於厭逆之事物不厭逆時,若願意於不厭逆想而住者,即頓時住於不厭逆想;或於厭逆、不厭逆,若願於厭逆想而住者,即頓時住於厭逆想;或除去厭逆、不厭逆想,願意於捨之正念智而住者,即頓時得住於捨之正念智。世尊!此無漏無依,稱為『聖』之神通也。
世尊!於種種之神通中,此〔無漏、依〕為無上之法。世尊對此,究竟證知無餘,其他之任何沙門、婆羅門皆未有比世尊更殊勝之證知。」
http://tripitaka.cbeta.org/ko/N08n0004_028

註四:

長阿含經卷十二(十八 自歡喜經):「若比丘於諸世間愛色不染,捨離此已,如所應行,斯乃名為賢聖神足。於無喜色,亦不憎惡,捨離此已,如所應行,斯乃名曰賢聖神足。於諸世間愛色、不愛色,二俱捨已,修平等護,專念不忘,斯乃名曰賢聖神足。」http://tripitaka.cbeta.org/T01n0001_012
N08n0004_028 長部經典(第24卷-第34卷) 第28卷 | CBETA 漢文大藏經
[0092a04] 爾時,世尊住那爛陀之波波利菴婆林。其時,長老舍利弗,詣世尊之處。詣已、禮拜世尊,退坐一面。坐一面已,長老舍利弗,如是白世尊曰:
TRIPITAKA.CBETA.ORG

Ken Yifertw 提到...

來自蔡懺摩 2017/7/29:
<> 初稿 懺摩
筆者認為雜阿含282經中的「無上修根」意指「無上法教中的修根」,「五句」是如來教導的修行模式。照如來教導修行的學生有「賢聖修根(無學)」、「學見跡(有學)」兩個層次。
所謂的「無上修根」是指「無上教法中老師教導弟子修習根的方式」,這是相對於外道波羅奢那的教導。「無上」ㄧ詞在此用以形容的如來的教導,沒有任何宗派的老師過於其上。
雜阿含282經提及,波羅奢那教導弟子避免感官接觸到任何對象,以此避免貪著等心理現象發生的發生。
佛陀述說自己教導弟子修習根的模式與波羅設利相反—感官不需徹底逃避接觸到的對象,當弟子接觸到會讓貪著等心理現象產生的對象時,要選擇正面和自己的貪心等搏鬥,在平衡產生的不善的心理現象後住於捨心。
為了不讓自己的心黏著於感官接觸的對象,他需要適度的讓心相反的厭離,對根門接觸的對象保持正念正知。
為了不讓自己的心排斥接觸的對象,他需要適度的讓心相反的不厭離,對根門接觸的對象保持正念正知。
當心一接觸到被視為吸引人的對象,心會黏著於感官接觸的對象中吸引人的對象,並主動不去接觸相對沒有那麼吸引人的對象。
對此,他應該適度的讓心相反的厭離吸引人的對象、不厭離不那麼吸引人的對象,對感官接觸的所有對象保持正念正知。
當心ㄧ接觸到被視為可憎的對象,心會更加排斥被厭惡的對象,傾向和相對不那麼討厭的對象相處。
對此,他應該適度的讓心相反的不厭離被視為可憎的對象、厭離於傾向不那麼討厭的對象,對感官接觸的所有對象保持正念正知。
不論接觸到任何被視為可意、不可意、可意不可意參雜的對象,聖弟子要訓練自己,使心脫離厭離、不厭離的反應,住於捨。
在聖法律的教導下致力於如此方式修根的人,就程度的不同,接觸根門時會有兩種情況。
如果是已經修根的聖弟子,遇到任何對象能迅速讓心脫離於不厭惡、厭離、厭離不厭離的情況,處於不排斥對象、不黏著對象、正念正知於對象的狀態。
尚在修習的有學弟子,會適當的運用五句殘恥、厭惡的方式平衡感官接觸對象時產生的可意、不可意、可意不可意等等心理現象,致力於讓心達到不排斥對象、不黏著對象、正念正知於對象的狀態。
:筆者認為
「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欲修如來厭離、不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可意,欲修如來不厭離、厭離,正念、正智。」
兩句還有另一種觀察模式:
當原本被視為可意的對象,隨時間衰老而相對不那麼可意時,心會排斥沒那麼可意的部分,黏著於仍然存在的可意部分。
對此要適當的厭離「仍然可意的部分」,不厭離「相對沒那麼可意的部分」。
當原本被視為不可意的對象,隨時間變化而相對沒有那麼不可意時,心會傾向相對沒那麼不可意的部分,排斥於仍然存在的不可意部分。
對此要適當的厭離「相對沒那麼不可意的部分」,不厭離「仍然存在的不可意部分」。
2017年7月29日 下午5:41

Ken Yifertw 提到...

來自蔡懺摩 2017/7/30:
在五句後敘述「耳、鼻、舌、身、意法亦如是說。」

之後講 賢聖修根時 將六根一一列舉,在覺見跡一段又略譯。

我想有這個現象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賢聖修根一段對眼根的譬喻,和那一段對「耳、鼻、舌、身、意根」的譬喻都不一樣,這讓譯師沒辦法略譯,所以就出現了這種先簡後繁的譯法。

倒是雜阿含282經「阿難!是名賢聖法律無上修諸根,已說賢聖修諸根,已說覺見跡。 」一段,不用「已說賢聖法律無上修諸根」,
而是「是名賢聖法律無上修諸根」。

這與南傳「像這樣,聖者之律中的無上修習根已被我教導,有學行者已被教導,聖者的已修習根已被教導。」的經文說法不同。
2017年7月30日 上午6:54

Ken Yifertw 提到...

來自 Heaven Chou, 2017/7/29
關於《雜阿含282經》與《中部152根修習經》二經提到三種修根的方法與次第略有不同,我的看法如下。

其實這種問題我也沒能力考證什麼,通常都只有自己的 "選擇" 而已,也就是沒什麼太多的理由,就是自己的想法。

經中提到的三種修根,印象中好像有看到論中談到 "凡夫" 修諸根,我是覺得這三種並沒有針對凡夫來談,我先列我覺得由易而難的次第。

1. 「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慚、恥、厭惡。」

這是有學行者的修根,雜阿含經與中部尼柯耶看法一致。

2.「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彼聖弟子如是如實知:『我眼、色緣,生眼識,生可意,生不可意,生可意、不可意,此則寂滅,此則勝妙,所謂俱捨。』得彼捨已,離厭、不厭。」

3.
「緣眼、色生眼識,見可意色,欲修如來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故}[欲]修如來不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欲修如來厭離、不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不可意、可意,欲修如來不厭離、厭離,正念、正智。
眼、色緣,生眼識,可意、不可意、可不可意,欲修如來厭、不厭俱離,捨心住、正念、正智。」

以上經文引用至莊春江工作站 http://agama.buddhason.org/SA/SA0282.htm

個人淺見,覺得 2 比較簡單,感覺就是修捨。3 就比較難,可以不論外境而能自在改變心境。

雜阿含將 2 稱為【賢聖修根/聖弟子修諸根】將 3 稱為【賢聖法律無上修根】,所以無上比較困難,很合理。

中部將是將 2 稱為【無上修習根】將 3 稱為【聖者的已修習根】,我的不負責解讀就是 2 是無上的修習,不過依然還是在修習中,只是方法是無上了,最高等級了。 3 則是「已」修習,也就是修完了,不用修了,心境可以完全自主自在。 :)

以上的理解就是沒有經過考證,純粹依文解義,想一個方法來理解而已。

Jiss Ye 師兄說在《清淨道論》有提到「聖神變」,如下節錄,我也認同這個看法。

「(六)(聖神變)於厭惡等的事物作不厭惡想而住等為聖神變。即所謂︰“什麼為聖神變?茲有比丘,若欲‘我要於厭惡的事物中作不厭惡想而住’,即能於彼作不厭惡想而住……乃至於彼捨、念、正知而住”。這只是心得自在的聖者才有可能,故名“聖神變”。」《清淨道論》〈第十二品說神變品〉

蔡懺摩師兄指出《長阿含經》有提到「賢聖神足」,如下節錄,如果要二選一,我比較認同《清淨道論》的選擇。

「若比丘於諸世間愛色不染,捨離此已,如所應行,斯乃名為賢聖神足。於無喜色,亦不憎惡,捨離此已,如所應行,斯乃名曰賢聖神足。於諸世間愛色、不愛色,二俱捨已,修平等護,專念不忘,斯乃名曰賢聖神足。」《長阿含經》〈(一八)自歡喜經〉

以上是我對這三種修根次第的看法。
2017年7月29日 下午5:39